<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個別西方國家拿《海上交通安全法》說事是別有用心

        2021-09-13 10:13:12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近日,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上交通安全法》正式施行,這是中國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和全面依法治國背景下推進依法治海的新舉措。


        該法自修訂以來引發國際社會關注,但美國、澳大利亞兩國防務部門卻強行將其與所謂“南海的航行自由”問題掛鉤;一些西方媒體還炒作中國通過修法強化在南海的權利主張,甚至鼓噪該法部分條款會導致海上沖突風險升高。


        這種狹隘認識和無端揣測不是出于對同一客觀事物不同層面的理解,而是美澳等國近年來總是戴著有色眼鏡看待中國的固有偏見的反映,也沒有脫離在涉海問題上以其單方面理解濫用“航行自由”對華抹黑的慣用手法,對中國《海警法》如是,對《海上交通安全法》依然如是。


        海上交通安全是海洋治理的有機組成部分,不僅關系到海上客貨安全和海上運輸秩序,也與海洋資源開發、海洋環境保護、海上人命救助等治理議題息息相關。


        中國從1984年起施行《海上交通安全法》,逐步建立起了海上交通安全管理的基本框架和制度體系。隨著中國海洋強國戰略、交通強國戰略的實施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推進,原有法律法規已難以適應海上交通安全和海事海運治理的新形勢、新要求。


        作為海洋大國和海運大國,中國面臨的海上交通環境日趨復雜,管轄海域空前繁忙,航行船舶、海上設施數量增多,且呈現大型化、專業化的趨勢,安全風險和管理難度加大。


        原有的《海上交通安全法》在實施過程中逐步出現了法律依據不夠明確、制度規定不夠具體、監管措施難以落實等問題,需要結合新形勢針對新問題對其進行修訂。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港口吞吐量穩居世界第一。中國的海上交通安全已經從傳統意義上的安全生產層面延伸拓展到經濟安全、戰略安全層面,其國際性、外向性正在不斷凸顯,中國保障海上交通安全的努力對于維護國際航運正常秩序和國際航運業健康穩定發展的作用也不言而喻。


        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修訂《海上交通安全法》,構建高質量的海上交通監管與服務體系,也是推動完善國際海事規則體系和積極參與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國內立法實踐。


        從1989年至今,中國已經16次連任國際海事組織A類理事國。截至目前,中國加入的各類國際海事公約及政府間相關協定中涉及締約國、船旗國和沿岸國義務的事項有700余項。


        新修訂的《海上交通安全法》對中國締結或加入的一系列國際海事公約內容進行了系統性的國內法轉化,實現了國內法和國際法的有機對接和協調,向國際社會表明中國忠實履行條約義務、參與國際海事合作、維護海洋航運秩序、提供有關國際公共產品的立場和意愿。


        《海上交通安全法》規定,潛水器、核動力船舶、載運放射性物質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質的外國籍船舶進出中國領海應向海事管理機構報告。這一規定與美澳所言的“航行自由”問題無關。


        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稱《公約》)的規定上看,沿海國可以制定關于主權管轄海域內的航行安全及海上交通管理、保全沿海國的環境和污染防控的法律和規章。


        《公約》雖未明確規定外籍潛水艇和其他潛水器進入領海應向沿海國報告,但也沒有當然性地排除沿海國在有必要保護其和平與安全利益時采取符合《公約》精神的適當措施的權利?!豆s》規定沿海國可要求油輪、核動力船舶和載運核物質等船舶在指定或規定的海道通過。


        《海上交通安全法》關于此類船舶應向海事管理機構報告的規定與《公約》條款精神并不相違,更多是從可操作性出發的管理措施的具體化。


        在國際實踐中,出于維護國家安全、維持航道秩序、保護海洋環境等目的,許多國家都依據《公約》對外國籍特定類型船舶進出本國領海作出了規定。


        新西蘭、埃及、馬來西亞、羅馬尼亞、馬爾代夫、沙特阿拉伯、馬耳他、墨西哥、伊朗等16個國家規定核動力船舶或載運放射性物質船舶進入本國領海需要提前獲得批準;阿聯酋、巴基斯坦等國要求核動力船舶或載運放射性物質船舶進入領海需提前通知;法國和斯洛文尼亞規定載運放射性物質船舶須在規定航道航行或分道通航。


        至于航行自由,則絕非一個不證自明的法律概念,它的存在基于航行活動所在海域的法律地位。領海屬于沿海國的主權管轄海域,外國船舶在沿海國主權管轄海域內享有的是“航行權利”,包括無害通過的權利,而在主權管轄外海域享有的才是“航行自由”。這種表述差異與航行活動所處海域的不同法律地位密切相關。


        《公約》確定的海洋法律框架是以劃分不同法律地位的海洋區域為基礎的。海洋區域法律地位的確定以及每一區域內各國的權利與義務,包括航行制度,是締約國直接通過協議實現的微妙平衡。


        外國船舶在沿海國主權管轄海域的航行權利不是源于“航行自由”,將這種航行權利等同于“航行自由”的主張顯然會損害沿海國的權利,打破沿海國和其他國家權利義務的平衡。而個別國家或基于地緣政治考量而泛化“航行自由”概念,或試圖通過所謂“航行自由行動”在《公約》的解釋和習慣國際法的演進上施加單方面影響,其后果不僅不會對締約國在解釋和適用《公約》上的分歧起到彌合作用,還可能影響甚至破壞國際海洋法體系的權威性與完整性。


        原文發表于:《觀察者網》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與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 丁鐸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