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84qy"></nav>
    <nav id="m84qy"></nav>
  • <u id="m84qy"><strong id="m84qy"></strong></u>
  •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中馬南海爭議再次凸顯南海沿岸國建立軍事互信的重要性

    2021-08-20 21:39:50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6月1日,馬來西亞空軍發聲明稱中國軍用運輸機抵近飛行,并進入其“專屬經濟區”和飛行情報區,而且沒有回應當地的航空交通管制員的聯絡。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回應,中國軍機是例行飛行訓練,遵守國際法規定,沒有進入他國領空,依法在有關空域享有飛越自由。


    從馬來西亞空軍公布的航跡圖來看,此次中國軍機飛越了鄭和群礁和九章群礁海域的上空,而這片島礁是中國南沙群島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自發現和經營包括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在內的南海諸島以來,一直持續行使主權和管轄權,從未放棄過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權和其他相關權利。中國空軍此次飛行活動發生的這片海域不是“馬來西亞的專屬經濟區”,當然也無需執行馬方關于在專屬經濟區及其上空進行軍事活動需提前報備的要求。


    實際上,馬方關于此次事件的表態既無國際法依據,也缺乏國際實踐的經驗。其一,馬來西亞在南海主張的“專屬經濟區”的邊界既不清晰且存在爭議;其二,即便是“專屬經濟區”,別國的民用和軍用飛機也享有在其上空飛越的自由;其三,飛行情報區并不影響軍機飛行。


    馬來西亞是在上世紀70年代末提出南海主張的。1979年12月,馬來西亞出版《領海與大陸架界限地圖》,把南康暗沙、安波沙洲、司令礁、彈丸礁等12個海洋地物劃入版圖,圈出南沙群島南部的一片海域,宣布了其所謂大陸架的邊界和地理坐標。


    1980年4月,馬來西亞發布《專屬經濟區聲明》,開始主張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以及相關主權權利與管轄權。但該聲明中并沒有關于外國軍機軍艦航行和飛越的相關規定。1982年12月,馬來西亞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并于1996年獲得批準。2006年,馬來西亞頒布《海洋區域基線法案》,規定了領?;€的劃法,并表示將在政府公報上公布領?;c的坐標和領?;€地圖。2012年,馬來西亞頒布《領海法案》,宣布領海寬度為12海里。然而,直到今天馬來西亞也未在政府公報上宣布完整的領?;€。因此,馬來西亞主張的領海以及專屬經濟區的邊界到底在哪兒,世人并不清楚。


    總體而言,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專屬經濟區的有關規定不影響其上空的法律地位。而馬來西亞軍方所稱“飛行情報區”,指的是由國際民航組織為維護民用航空安全而劃定的、用以區分各國或地區的空管服務的責任區。


    一般來說,飛行情報區涵蓋范圍較廣,包括領空和非領空所對應的陸地海洋區域,涉及領土、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公海。飛行情報區只是國際民航組織為飛行安全劃定的服務區,與主權與管轄權無關。馬來西亞在飛行情報區內對中方軍機的飛行提出的應答要求并無國際法依據。


    近年來南海沿岸國為增進軍事互信已做了不少努力。2018年10月,中國和東盟國家舉行了首次海上聯合軍演。2019年4月,中國與東盟國家再次舉行了以共同維護海上安全為目的的海上聯合軍演。然而,由于南沙群島島礁主權和海域管轄權爭議尚未解決,南海沿岸國之間的軍事安全互信的建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美兩國為提升軍事互信、避免誤判與預防沖突,于2014年簽署了“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備忘錄。按照此備忘錄,中美兩國應相互通報重大安全政策和戰略、觀摩軍事演習和行動。南海沿岸國也可以以此為參考,考慮在現有的區域多邊機制如“南海行為準則”磋商中共同探討相互提前通報重大軍事活動的可能性。


    今年是中馬建交47周年,也是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能否管控好在南海問題上的分歧和提升海上安全戰略互信,是中國和東盟國家關系未來能否長期穩步發展的關鍵。


    原文發表于:《世界知識》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與政策研究所所長 閆巖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