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84qy"></nav>
    <nav id="m84qy"></nav>
  • <u id="m84qy"><strong id="m84qy"></strong></u>
  •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中馬南海爭議的現狀及管控前景

    2021-07-16 15:45:30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今年6月,馬來西亞對中國軍用運輸機飛越南海及中國海警船在南沙群島海域正常巡航做出了罕見的強烈反應,中馬圍繞南海問題的分歧再次引起輿論關注。


    馬來西亞在南海的權益主張 


    馬來西亞是中國周邊鄰國當中最后卷入南海爭端的國家,直到20世紀70年代末才漸漸明確島礁領土主權和海域管轄權主張,大致內容包括:


    第一,大陸架主張。馬1964年加入1958年日內瓦海洋法會議通過的《大陸架公約》,并在1966年通過《大陸架法案》。根據這兩個文件及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馬方不斷提起大陸架劃界申請,并逐步將管轄區域向南海斷續線內延伸。2009年5月,馬來西亞和越南聯合向聯合國提交南海南部地區的外大陸架劃界申請,其中部分主張進入中國斷續線內。2019年12月12日,馬來西亞又以此向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提交外大陸架劃界申請,此次主張范圍最北到達北緯13度20分、東經116度30分位置,距中國中沙群島黃巖島僅約125海里。據粗略估測,馬方主張的大陸架范圍有超過30萬平方公里與中國斷續線內面積重疊。


    第二,專屬經濟區主張。馬方于1984年通過《專屬經濟區法案》,并在2006年出臺《領?;€法案》,在南海采用直線基線,主張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但馬方迄今并未真正宣布劃設領?;€,也沒有向聯合國提交領?;c坐標清單、圖標等信息。在實踐中,馬政府1979年公布的“領?!焙汀按箨懠堋钡倪吔缛允瞧渫贫I?;€的主要依據。馬方在南海主張的“專屬經濟區”范圍大都與中國主張的管轄海域重疊。據初步估計,兩國在面積約2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存在爭議。馬方認為中國依據斷續線和歷史性權利提出的主張是“荒謬”的,或明或暗地拒絕承認兩國存在“主張重疊區”。


    第三,南沙群島部分島礁領土主權主張。有別于菲律賓和越南,馬方依據大陸架和專屬經濟區制度對南海島礁提出領土主權主張,認為凡是在其“大陸架”和“專屬經濟區”內的島礁皆為其所有。20世紀70年代末期馬方開始在公開出版的地圖中將中國南沙群島的南海礁、司令礁、安波沙洲一線以南部分島礁劃入其管轄版圖。此后,伴隨著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通過,馬方陸續非法占據了屬于中國的南海部分島礁。目前,馬來西亞在中國南沙群島彈丸礁、光星仔礁、南海礁、榆亞暗沙、簸箕礁非法建有永久設施并駐軍,在光星礁和瓊臺礁(南康暗沙一部分)樹立所謂“主權碑”,還對安波沙洲、司令礁、柏礁、曾母暗沙、南康暗沙和北康暗沙、南通礁等提出主權主張。


    馬來西亞南海政策的“兩面性” 


    馬來西亞在南海利益訴求主要包括主權和海洋管轄權主張,以及油氣開發帶來的巨大利益。維持穩定的周邊環境和東盟的“中心地位”在馬內政外交中占據同等重要的地位。因此,馬來西亞的南海政策呈現鮮明的兩面性。


    一方面,出于維護中馬關系和保全油氣利益的需要,馬方對中馬海上爭端表態謹慎、模糊,有意淡化沖突,避免刺激中方。馬方從20世紀60年末開始在南海區域從事油氣勘采活動,同必和必拓、康菲石油、??松梨?、日本石油等全球幾乎所有能源巨頭建立了合作關系。據美國能源署保守估計,目前馬來西亞從南海開發石油日均約6.8萬噸,多數來自油氣富集且位于斷續線內的沙撈越盆地和文萊-沙巴盆地。不完全統計,馬來西亞年石油出口量的一半以上來自中國斷續線內海域。中國從2009年起一直是馬來西亞的最大貿易伙伴,馬對華經濟依賴度越來越高。因此,馬一直本著“淡化沖突、保持對話、推進合作”的原則處理中馬海上爭議。2020年4月馬政府公開聲明堅持通過對話解決中馬圍繞油氣開發的分歧,同年8月進一步表態稱,馬必須確保在南海問題上不會“被拖入”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爭斗。


    另一方面,馬方對島礁和海域管控的強硬立場從未改變。馬近來對南沙群島瓊臺礁主權的覬覦之心有所膨脹,頻頻毀壞中方在礁上設立的主權碑且有意實際占領。自2013年以來,馬??哲娂昂J聢谭ň郑瘩R海岸警衛隊)以沙巴和納閩地區為主要基地,加強對重點地區、特別是瓊臺礁海域的巡邏監視。2020年初中馬因馬方在南康暗沙海域單邊油氣開發行為發生對峙后,馬方派數艘海軍軍艦進入事發海域監視干擾中國海警船。馬方也曾多次揚言,可以通過外交方式處理外國軍艦在南康暗沙等地區的活動,但對漁民將直接采取強制措施。


    馬來西亞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商談“南海地區行為準則”(COC)的積極推動者之一,對早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的簽署也發揮了重要作用。2019年8月,馬時任外交部長賽夫丁·阿卜杜拉公開表示,南海有關爭議已經侵蝕中國與東盟國家間的互信,馬有信心也迫切希望東盟國家能與中國達成COC。


    避免“南??简灐崩^續升溫符合中馬兩國利益 


    面對愈演愈烈的南海地緣政治競爭,馬來西亞雖有意“置身事外”,但中馬海上糾紛再度升溫的風險卻始終存在。


    首先,油氣矛盾還將繼續。除繼續推進南康暗沙、北康暗沙及彈丸礁附近海域的油氣開發外,馬還有意啟動位于南海斷續線內富含天然氣的SK316區塊等海域的單邊勘采活動。爭議區油氣開發矛盾將是未來中馬在南海主要爭議點之一。


    其次,馬方對“南海仲裁案”始終采取模糊立場,但其實際行動已顯露利用國際仲裁機構的不公“裁決”強化對所占島礁權利主張和實際管控的意圖,加之對2019年12月向聯合國提交的南海北部外大陸架劃界申請并未死心。


    第三,馬方持續干擾中方海警、海軍和漁民在曾母暗沙及瓊臺礁、南(北)康暗沙等區域正?;顒訌亩劤珊I蠈χ呕驔_突的可能性也繼續存在。


    中馬建交已經47年了。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兩國以高層交往、戰略引領為基礎,延續“切水不斷”的千年友誼。雙方牢牢把握住協商對話、推進合作的主軸,對南海有關爭議做出了妥善的處理。今年4月1日,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在福建南平同馬外長希沙慕丁舉行會談時將中馬關系形容為“跨越千年的好鄰居、好兄弟、好伙伴”,同時指出,中方愿同東盟國家加快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共同維護好南海和平穩定。希沙慕丁則強調,馬將永遠做中國的好朋友、好伙伴,希與中方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近期兩國通過及時有效的溝通化解了“軍機事件”等風波,再次證明中馬在處理海上分歧方面選擇了正確道路。當然,兩國還需繼續努力,查漏補缺,以問題為導向,針對一些潛在的風險點建立更有效的溝通和危機管控機制。


    原文發表于:《世界知識》2021年第13期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 陳相秒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