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美菲軍事同盟關系將何去何從?

        2021-02-24 17:52:43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2月11日,菲律賓和美國回到談判桌,就美菲《部隊訪問協定》(VFA)的未來開始磋商。這是杜特爾特政府去年單方面宣布終止這一關鍵防務協定一年后,美菲首次就VFA進行談判,對剛剛入主白宮,大張旗鼓地承諾要加強同盟關系的拜登政府而言,無疑是個考驗。美菲軍事同盟關系未來究竟將何去何從?


        杜特爾特的“一石多鳥”計劃


        杜特爾特政府決心拿業已存在數十年,對美國在南海地區軍事存在至關重要的《部隊訪問協定》做文章,卻又連續延緩協議終止的進程,此舉表明其背后別有用意。


        第一,杜特爾特試圖借此表達對美國長期以來粗暴干預菲內政的不滿,而非一朝之忿。杜特爾特政府的鐵腕反毒運動在國內獲得了廣大民眾的堅定支持,樹立了一個典型的強人領袖形象。然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卻以此公開抨擊指責其“踐踏法律”“侵犯人權”。將反毒作為施政亮點的杜特爾特顯然無法容忍美方的無端抹黑,被視為“不平等條約”、“美借此開展對菲間諜活動”的《部隊訪問協定》成為反制美國粗暴干涉內政的優先戰略選項。


        第二,向中國釋放菲無意在中美戰略博弈背景下“選邊站”的信號。誠如菲律賓防長洛倫扎納與美國防長奧斯汀通話時所稱,菲律賓與美國的關系“一直很牢固”,但菲律賓不會在華盛頓與北京之間“被迫作出選擇”。杜特爾特長期以來秉持著靈活務實的外交風格,避免被卷入中美戰略博弈的漩渦之中,重演阿基諾三世時代的悲劇,淪為美國的棋子。不久前,杜特爾特選擇美國在新冠疫苗自顧不暇之際,拋出“美方如果不能提供至少2000萬劑的新冠疫苗,那么美軍最好迅速離開(菲律賓)”的言論,顯然是讓美國知難而退,為力挺中國的“疫苗外交”增加說服力。


        第三,可伺機抬高與美談判中討價還價的籌碼。菲律賓對自身在美國“印太戰略”中所處的地位舉足輕重、無可替代性有著充分的認識和自信。但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無論是對杜特爾特政府的鐵腕反毒批評,還是在對菲律賓援助項目上的“口惠而實不至”,對這樣重要性顯然存在忽視。杜特爾特政府兩度同意延緩終止VFA進程,實質恰恰是給美方考慮增加向菲提供更大經濟、政治和安全利益置換留有余地。因此,面對美國新政府上臺,如何充分菲律賓利用自身特殊性,換取美方最大的利益輸送,成為務實的杜特爾特在執政后期需要慎重思量的問題。


        VFA能否再次“絕處逢生”? 


        美菲之間的《部隊訪問協定》、《共同防御條約》、《強化防務合作協定》三個協定共同構成雙方軍事同盟關系的主要架構。其中,美軍在菲律賓的港口、陸地或空中進行演習、聯合訓練均需以《部隊訪問協定》為基礎。一旦最終廢除VFA,將意味著美軍人員和裝備日后無法自由出入菲國境內,同時預計超過300項美菲軍事合作項目也將為此受到影響。


          

        而近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與菲律賓外長洛欽通話時,強調美菲《共同防御條約》對兩國安全的重要性,美國將在南海保衛菲律賓,可視為美國對于美菲同盟關系釋放的最新“積極”外交信號。筆者認為,雖然杜特爾特多次批評美國霸權行徑、要求縮減菲美軍事合作,但終究美菲之間是誰也離不開誰,兩國軍事關系或將呈現“低開高走”,甚至是“明降暗升”。

         

        其一,杜特爾特政府沒有在軍事安全議題上與美徹底脫鉤的強烈意愿,更無足夠實力支撐。這也印證了無論是杜特爾特通過媒體喊話痛罵美國,還是外長洛欽與防長洛倫扎納在《共同防御條約》上是否該重新檢討上持有不同意見,對菲律賓而言,其實都是一種策略,只能反映出菲律賓在尋求利益“平衡”之中。


        其二,南海問題業已成為美菲安全合作重要動力和前提。對馬尼拉來說,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開展真正的較量離不開美國的支持,而謀求從南海爭端中謀求更大利益是其開展對外關系的出發點和首要任務;對華盛頓而言,南海問題是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重要戰略抓手,而修復與鞏固美菲同盟體系,強化其在東南亞地區、印太地區的安全領導地位至關重要。美菲一拍即合,尋求各自的需求。


        其三,菲律賓對美國可謂“愛恨交加”,對美防務“依賴癥”仍無法擺脫。菲律賓力避將“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嘗試尋求與俄羅斯、以色列等國開展多元化的軍事援助和裝備采購,但在廣度和深度上,均無法與美菲軍事關系同日而語。菲律賓出于戰略和安全利益的考量,在安全議題上不可能脫離美菲軍事同盟體系的主軸。尤其是菲律賓在軍官培養、人員訓練、裝備供應等人財物上問題上形成了依托美國的長期性和連續性。 


        原文發表于:《中評社》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羅亮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