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2021年中菲關系發展展望

        2021-01-07 11:45:29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2020年不過是人類歷史長河中的一朵小浪花,但對身處其時其境的人而言或許就是驚濤駭浪。這一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菲律賓也未能獨善其身,全國累計新冠肺炎患者已超47萬例,死亡人數達9200余人。2020年是中菲正式建立外交關系45周年,面對百年未遇的全球傳染病危機,中菲守望相助、共渡難關,通過抗疫合作構建了更加緊密的伙伴關系。展望2021年,中菲關系發展應重點關注以下三方面: 


        第一,疫后經濟復蘇合作是中菲關系提質升級的重要機遇 


        2020年,在寫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悲壯雄渾篇章的同時,中國經濟率先企穩復蘇,為疫情陰霾籠罩下的全球經濟衰退帶來一線光明。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國是2020年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中國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全面推進復工復產,交出了一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的優異答卷。 


        2020年,菲律賓及時采取嚴格的小區隔離措施,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雖得到有效遏制,但經濟衰退已不可避免。亞洲開發銀行預計2020年菲律賓經濟將萎縮8.5%。2020年,中菲攜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給兩國經貿合作帶來的沖擊。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菲律賓“大建特建”規劃對接項目穩步推進,政府間合作項目中在建項目復工率達到80%以上。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開局起步之年,中國將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對外開放的大門會越開越大。菲律賓已在“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淖中掙扎多年,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更是菲律賓難以承受之痛,疫后經濟復蘇的現實需求十分迫切。2021年中菲雙邊經貿合作提質升級充滿機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議》(RCEP)更為多邊框架下的中菲合作提供了廣闊空間。中菲應以建交45周年為新起點,加強發展戰略深度對接,深化經貿全面合作,為疫后兩國經濟復蘇打造新的增長點,為兩國人民福祉和地區穩定繁榮貢獻更多正能量。 

         

        第二,2021年是中菲油氣勘探開發合作成功與否的關鍵之年 


        自2017年中菲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正式建立以來,雙方圍繞海上油氣勘探開發合作等開展多輪對話磋商。2018年11月,中菲簽署《關于油氣開發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9年10月,中菲油氣開發合作政府間聯合指導委員會正式成立,以推動共同開發盡快取得實質性進展。 


        筆者近期曾評論分析了中菲南海油氣勘探開發合作存在的主要障礙,包括法律法規制約、仲裁案的負面影響、合作區域的選擇等方面。實際上,其核心點主要有兩方面:一是,中菲能否切實做到“擱置爭議”,使相關合作“不影響兩國各自關于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立場”;二是選擇合適的海上合作區域,即從合作區位于爭議海域、無爭議海域或跨爭議海域三種方案中擇優確定。 


        杜特爾特總統任期接近尾聲,并已明確表態不會尋求延長任期,其對華政策或將趨于保守。2022年菲律賓將換屆選舉,下屆菲律賓政府的南海政策與對華政策尚未可知。臨近大選,菲國內部分政治力量很可能為賺得政治資本而在南海問題上做文章,畢竟對外展示強硬姿態是很多國家政治選舉中常用且有效的做法。因此,2021年將是中菲油氣勘探開發合作成功與否的關鍵之年。中菲應在諒解備忘錄的基礎上,加快推進雙邊磋商談判,協力排除各種障礙,盡早簽訂中菲南海油氣勘探資源共同開發協議,為南海海上合作樹立新典范。 

         

        第三,南海問題依然是影響中菲關系發展的重要因素 


        南海爭端不是中菲關系的全部,但卻是影響中菲雙邊關系甚至中菲美三邊關系的重要因素。杜特爾特政府奉行獨立自主外交政策,一改上屆政府親美姿態,推動中菲關系實現重要轉圜和鞏固提升。新一屆美國政府大概率會繼續保持和加大對南海問題的介入,作為美國軍事盟友的菲律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2020年2月,菲律賓正式向美國發出通告,宣布終止雙方于1998年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菲美軍事合作面臨重要調整。但此后該協議終止進程波折再三,杜特爾特于6月和11月先后兩度宣布暫停終止該協議6個月。9月,杜特爾特在聯合國大會發表講話時表示,南海仲裁結果已經是國際法的一部分,菲律賓“堅決反對任何削弱它的企圖”。由此可見,簡單給杜特爾特貼上“疏美親中”的標簽并不恰當。2021年,圍繞南海仲裁裁決、“南海行為準則”磋商談判、菲美軍事安全合作、菲律賓憲法修訂以及菲占島礁單邊行動等方面,菲律賓將如何作為、扮演何種角色對中菲雙邊關系發展影響重大。


        客觀來講,大國平衡仍是符合菲律賓當下利益的現實選擇,作為小國的菲律賓難以跳出窠臼。筆者認為,菲律賓與其糾結國家利益壓注哪一邊倒不如自立自強。南海爭端并非菲律賓當前所面臨的最緊迫問題,穩定國內政局、緩解社會矛盾,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改善營商環境等問題,下力氣解決任何一個都比把資源和精力耗在南海爭端上要務實。更何況新冠肺炎疫苗尚未在菲批準使用,變異新冠肺炎病毒又在多國出現并擴散,2021年菲律賓的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 


        與疫病抗爭貫穿著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但災變中往往孕育著新生,“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中菲應以建交45周年為新起點,以攜手抗擊疫情為契機,加強疫后經濟復蘇合作,切實推進海上務實合作,妥善管控分歧,為中菲全面戰略合作注入新內涵,共同開辟中菲關系新未來。


        原文發表于:《中評社》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林杞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