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馬來西亞政局劇變及其對中馬關系的影響

        2020-04-26 12:36:18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2月24日,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突然宣布辭去總理及土著團結黨(以下簡稱“土團黨”)總主席職務。這一爆炸性新聞一經拋出便激起千層浪,馬政局頓時發生劇變。3月1日,原內政部長、土團黨主席穆希丁宣誓就職,沸沸揚揚的馬政局紛爭暫時告一段落。不過,不甘心落敗的馬哈蒂爾試圖卷土重來,“新盟友”巫統也對新內閣人事任命不滿,穆希丁的“相位”并不牢固。

         

        考慮到馬哈蒂爾上臺后中馬關系曾一波三折,此番馬政局劇變是否會殃及中馬關系?基于此,本文梳理了馬政局劇變的過程,分析了馬哈蒂爾突然辭職的原因,預測了馬政局未來走向及中馬關系的發展前景。

         

        一、馬來西亞政局劇變

         

        自馬哈蒂爾上臺之后,有關他與“繼任者”安華之間的權力競爭就成為馬政局的焦點。隨著安華步步緊逼、急欲接棒,馬國內政局也變得緊張起來。2月21日,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宣布希望聯盟(以下簡稱“希盟”)主席理事會已達成共識,何時交棒由其決定。[1]兩天后,土團黨、人民公正黨(以下簡稱“公正黨”)及巫統等不約而同召開緊急會議,網傳馬哈蒂爾與新結盟的巫統主席曾一同覲見國家元首。盡管馬哈蒂爾的助理予以否認,但安華認為有人嘗試推翻希盟政府。

         

        2月24日,馬來西亞政壇風起云涌。馬哈蒂爾向國家元首阿都拉遞交辭呈后被委任為過渡總理,暫時代理國政。緊接著,穆希丁與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宣布37名議會議員脫離希盟,執政不到兩年的希盟政府就此宣告垮臺。盡管如此,上述議員高調宣布支持馬哈蒂爾擔任新政府總理。外界認為馬哈蒂爾試圖“以退為進”,通過重組執政聯盟掃清了希盟內部安華“逼宮”壓力及消除政黨議員掣肘,從而鞏固權力根基。

         

        然而,25日事態卻突然出現逆轉,此前表態支持馬哈蒂爾的巫統及伊斯蘭黨(以下簡稱“伊黨”)宣布撤回支持。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宣布,國陣成員黨及伊斯蘭黨無法接受馬哈蒂爾要成立的“聯合政府”概念。因此,他們被迫撤回支持馬哈蒂爾任總理的法定聲明,并向國家元首建議解散議會,立即重新舉行選舉。26日,事態進一步發生轉折。希盟成員民主行動黨(以下簡稱“民行黨”)指責馬哈蒂爾計劃組建的“團結政府”等同于“后門政府”,并稱若安華能得到97名國會議員的支持便可超過馬哈蒂爾,從而優先組建新政府。[2]當日下午,馬哈蒂爾證實了組建“團結政府”的傳言,并表示“團結政府”是“一個不傾向任何政黨的政府”。[3]隨即,安華召開記者會表示希盟現有的92名議員全部支持其出任新總理。[4]

         

        2月27日,政局再一次出現變動。伊黨及巫統國會議員表態支持穆希丁出任首相,穆希丁開始以“黑馬”姿態出現在馬政壇內斗中。見形勢不妙,馬哈蒂爾旋即指出,由于國家元首接見國會議員后仍未確定多數支持者,國會應在3月3日召開特別會議選擇新任總理。但是,希盟黨主席理事會馬上召開特別會議,指責馬哈蒂爾這一提議是在挑戰國家元首的權力。28日,國會下議院議長阿里夫明確拒絕了馬哈蒂爾的要求,該決定也得到了國家元首的支持。隨后,土團黨提名穆希丁出任總理,緊接著國民陣線(以下簡稱“國陣”)及伊黨也發布聲明支持穆希丁。至此,支持穆希丁的國會議員有96人,已超過支持安華的92人。[5]29日,國家元首宣布穆希丁為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馬哈蒂爾立即發出聲明稱其已獲114名國會下議院議員支持,并要求覲見國家元首,以更換總理人選,但元首未接見馬哈蒂爾。3月1日,穆希丁宣誓就職,并簽署委任狀,馬動蕩政局暫告一段落。

         

        二、馬哈蒂爾為何突然辭職?

         

        來自安華的“逼宮”壓力是馬哈蒂爾辭職的主要原因。根據2018年大選之前達成的交棒協議,馬哈蒂爾承諾會在執政一段時間后交棒給安華,但對何時交棒避而不答。2019年5月9日,馬哈蒂爾曾表示,由于修改憲法的國會支持率不夠,希盟政府面臨改革阻礙,他需要兩年時間來解決這些問題。[6]考慮到國陣和伊黨更傾向馬哈蒂爾,安華擔心希盟內部分裂或出現新執政聯盟,長期憂慮“交棒”承諾。

         

        2019年,公正黨內部出現分裂跡象,實權領袖安華和全國署理主席阿茲敏相互爭斗[7],網傳馬哈蒂爾似乎更中意阿茲敏接班。與此同時,希盟內部支持馬哈蒂爾長期執政的聲音此起彼伏[8],巫統和伊黨也有議員表態支持馬哈蒂爾干滿任期[9]。這使得安華如坐針氈,加緊逼迫馬哈蒂爾讓位,二者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接近于爆發的邊緣。

         

        在今年2月21日的希盟理事會上,導火索終于被點燃。公正黨安華派系、民行黨和誠信黨力挺安華接任總理職位,并促成“交棒配套”。[10]盡管雙方最后達成共識,交棒時間取決于馬哈蒂爾本人意愿,不硬設時間表,但馬哈蒂爾和安華兩大陣營已逐漸清晰。23日,阿茲敏先下手為強,緊急聯系包括巫統在內的在野黨國會議員以及希盟部分國會議員,商討成立新的政治聯盟。24日,穆希丁宣布脫離希盟,希盟多數席位已不復存在。馬哈蒂爾認為,土團黨、阿茲敏派系以及多數在野黨會傾向于留任他,而非扶安華上位。此外,一旦辭職,局勢將變得混亂,馬哈蒂爾可借此機會組成一個“不論黨派”“以精英為基礎”的內閣?;谶@些考慮,馬哈蒂爾主動宣布辭職,試圖“以退為進”,一舉掃除安華勢力。不過,事態的發展并未朝著馬哈蒂爾的預期方向發展,最終造成“事與愿違”的尷尬處境。

         

        三、馬來西亞政局前瞻

         

        對穆希丁而言,當務之急是要在5月18日國會復會之前獲得大多數支持,以徹底穩住“相位”。為此,他打造了一個多達70人的國民聯盟新內閣,比希盟內閣多了20人,內閣部門也由希盟的25個增加到了27個。多人競爭的副總理職務被新設的四名職權相當于副首相的高級部長取而代之,分別是阿茲敏、巫統副主席依斯邁、砂拉越政黨聯盟主席法迪拉及土團黨莫哈末拉迪四人。如此臃腫的陣容,顯然有著平衡各方勢力,以及“論功行賞”的意味,同時也盡力確保了穆希丁的支持度。

         

        盡管如此,穆希丁仍面臨一系列挑戰,首當其沖就是如何對待與巫統的恩怨。曾經執政達半世紀的巫統因馬來西亞民眾對經濟問題、政府腐敗、朋黨政治和效率低下的不滿,以及希盟的強大動員能力而在2018年的大選中落敗。此番,巫統卷土重來,再度成為新聯盟政府中的第一大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支持穆希丁的國民聯盟里,土團黨在國會下議院有37席,而巫統和伊黨分別擁有39席和18席。從目前的內閣人員組成來看,巫統是除土團黨外入閣人數最多的政黨,且出任正部長的人數多于副職。巫統在新聯盟政府內舉足輕重的地位頗受外界質疑。馬前首席大法官阿都哈密在內閣名單出來之前就警告道,若巫統主席阿末扎希入閣,穆希丁將在國會被投不信任票,新聯盟政府將面臨垮臺風險。馬哈蒂爾也表示,與貪污有關的巫統領導人雖然沒有入閣,但對他們將在新聯盟政府中發揮的作用存疑。[11]

         

        從目前來看,雖然穆希丁與巫統“結盟”,但也“留了一手”,防止過度依賴巫統。如在組建內閣時,穆希丁就曾明確表示“只挑選廉潔者入閣”,閣員必須經過警方和反貪會審核。這一做法排除了巫統中有污點的領導人入閣的可能性。除此之外,穆希丁還大量安插土團黨高層擔任要職,導致巫統內部對穆希丁偏袒土團黨的組閣方式不滿。巫統副主席卡立諾丁3月10日在新加坡東南亞研究院發表演時表示,巫統并不滿意穆希丁組建的新內閣,因為新內閣陣容并未反映巫統在國民聯盟的比例,且土團黨幾乎囊括了所有能與基層民眾接觸的部門。[12]還有巫統領導人公開批評新內閣的政黨代表不公平。[13]不過,出于應對希盟可能在5月18日發動不信任動議的考慮,穆希丁與巫統的矛盾尚不至于發展到撕破臉的地步。3月13日,巫統主席阿末扎希呼吁新政府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以應對希盟對新政府不法行為和管理不善的指控。此外,馬來西亞原定3月9日舉行的國會下議院會議也被延至5月18日。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表示,這不是因為擔心反對黨在國會提不信任動議,而是希望新成立的國民聯盟做好周全準備。[14]

         

        土團黨方面,隨阿茲敏從公正黨“跳槽”至土團黨的十名議員中,九人都在新內閣中獲得正副部長職,其中正部長三名、副部長六名。而現任馬來西亞下議院副議長莫哈末拉昔在新內閣中并沒有被委任正副部長職務,因而有可能被希盟拉攏,從而導致土團黨分裂。[15]為此,穆希丁主動尋求與馬哈蒂爾“和好”[16],將涉嫌貪污的巫統高層排除在內閣名單之外。這等于滿足了馬哈蒂爾要求穆希丁拋棄“腐敗的巫統盟友”并接受“巫統成員退出巫統并申請加入土團黨”的先決條件。[17]如果穆希丁還能夠延續馬哈蒂爾時期的政策,則二者有可能“重歸于好”。畢竟,馬哈蒂爾也直言對穆希丁的不信任投票可能會失敗。[18]不過,精明的馬哈蒂爾也清楚國民聯盟內部矛盾,不會在沒有信心的情況下輕易與穆希丁合作。正如他所言:“我還沒準備好與穆希丁會面,我想看看有什么我不能做的他能做,想看看他將如何處理那些要面對審判的人,他們又將在政府中扮演什么角色?”。[19]總而言之,未來一段時間馬政局的內部爭斗仍將持續,穆希丁政府既面臨來自聯盟內部的不滿情緒,又得面對來自希盟的挑戰。

         

        四、中馬友誼“難褪色”

         

        穆希丁成為新總理之后,中馬關系何去何從值得關注。從穆希丁與中國的高層交往來看,雙方之間的互動并不多。2011年4月18日,時任馬來西亞副總理穆希丁訪華。他表示馬方愿擴大兩國在投資、經貿、金融、能源、人文等各領域的合作,全面深入地推動兩國關系發展。[20]2014年11月,穆希丁再次以副總理身份訪華。2015年,穆希丁被前任總理納吉布解除副總理職務,并被踢出政府,他與中國的高層交往暫時終止。

         

        2018年希盟政府上臺以來,穆希丁擔任內政部長。由于分管職責不同以及觀眾視野長期被馬哈蒂爾和安華所吸引,穆希丁的出鏡率和曝光率相對較低。尤其是在涉及中馬關系的問題上,穆希丁幾乎“隱身”。2019年1月有媒體就東鐵項目可能被取消提問時,穆希丁拒絕發表評論,并稱東鐵項目不在他的職權范圍內。[21]隨后的“一帶一路”漫畫書事件中,馬內政部因內容有爭議決定禁止“一帶一路”漫畫書。穆希丁表示,這一決定是經過詳細研究后做出的,研究表明確實需要禁止該漫畫書。[22]

         

        考慮到中美在東南亞進行競爭的政治現實,也有必要考察穆希丁的對美態度。2019年,穆希丁訪美期間談到中美貿易戰時表示,美國和中國有責任為貿易戰找到一個友好的解決方案。所有經濟體都是全球經濟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紤]到這一點,美中兩國在尋找結束貿易戰的方法時,不僅要考慮自身利益,還要考慮所有其他國家的利益,這才是審慎之舉。穆希丁還強調了馬來西亞的信念,即如果所有國家都通過相互尊重主權和自由來維護地區和全球和平與安全,所有國家都將收獲全球繁榮的果實。他還指出,為了維持全球和平與安全,各國必須共同承擔維護彼此安全的重要性。穆希丁還在美知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舉行的“榕樹領導力論壇”(Banyan Tree Leadership Forum)上發表了主題為“美國與馬來西亞的經濟、政治和戰略關系”的演講。他談到了維護東南亞和平與穩定的必要性,希望馬來西亞能成為在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方面發揮主要作用的一個關鍵國家。他指出,馬應與這兩個地區的國家建立伙伴關系,以刺激國內、地區和全球經濟增長,并通過推動共同安全、共同繁榮和共同認同的機制來促進這些國家的融合。[23]

         

        從穆希丁自身個性來看,其為人低調、務實、忍耐,重視利益、容易變通。在馬哈蒂爾和安華斗得熱火朝天之時,穆希丁卻悄悄地接納了脫離公正黨的阿茲敏派系加入土團黨,并帶領土團黨轉投國陣旗下。馬哈蒂爾曾稱,穆希丁親口告訴他“政治比原則更重要”。[24]這說明在立場和利益之間,這位成熟的政治家選擇了后者。

         

        考慮到穆希丁當前的優先任務是在內斗中贏得勝利、盡全力保住“相位”,其很有可能會延續馬哈蒂爾時期的對華政策。自馬哈蒂爾執政以來,中馬關系遭遇挫折。先是新政府對“一帶一路”項目進行審查,暫停了包括東鐵項目在內的三個重要的中資項目。隨后,馬哈蒂爾又在南海問題上強硬發聲,向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提起南海爭議海域200海里外大陸架“劃界案”,并在南海爭議海域進行單邊油氣開發活動引發中馬海上對峙。盡管如此,馬哈蒂爾也再三強調中國作為貿易和投資伙伴的重要性,多次重申對項目的審查主要是為了應對債務水平上升和解決前任政府腐敗嫌疑。并且,中馬已就東鐵項目重新談判,并順利簽署復工協議。對于急需維持經濟增長、鞏固執政根基的穆希丁來說,“一帶一路”會是一個長期的優先選項。只不過,在推進“一帶一路”的過程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社會民生環保問題以及利益分配層面的“討價還價”“小插曲”。

         

        在南海問題上,馬哈蒂爾也屢次“痛斥”美國攪亂南海局勢,并力主早日談判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更為重要地是,在中馬經濟合作穩步推進的大背景下,南海問題對雙邊關系的沖擊效應被削弱。在近期的南海爭議海域油氣開發活動中,中馬確實進行了長達數月的對峙。但雙方涉事船只均較為克制,兩國政府也低調處理此事。盡管此類海上對峙或將持續,但尚且可控,難以嚴重沖擊中馬關系。延續馬哈蒂爾在南海問題上的克制有利于穆希丁集中精力應付內部挑戰,穩住總理寶座。

         

        綜上所述,穆希丁在外交領域偏向“左右逢源”,仍會支持馬一以貫之的以東盟為主、大國平衡的外交政策。此外,穆希丁帶領的馬來西亞會尋求在不同版本的“印太戰略”中發揮更大作用,尤其是加強與美國的全面合作。在對華政策上,穆希丁并未表現出對華“惡意”,更不會輕易推翻希盟政府已經重新協商后的“一帶一路”項目。同時,考慮到穆希丁重利益的特性以及其亟需提振經濟保住“相位”等因素,穆希丁也會尋求與中國進行更多的務實合作,繼續提升中馬關系。


        參考資料:

        [1]“馬國政局跌宕起伏”,《聯合早報》,2020年2月25日,https://www.zaobao.com/news/sea/story20200225-1031755。

        [2]莊敏:“若安華獲最多議員支持·元首或讓希盟優先組政府”,《星洲日報》,2020年2月26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23743.html。

        [3]“敦馬:不傾向任何政黨·盼組成“所有人”的政府”,星洲網,2020年2月26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23814.html。

        [4]蘇俊翔:“希盟政府起承轉合后絕處逢生?”,《聯合早報》,2020年2月27日,https://www.zaobao.com/news/sea/story20200227-1032333。

        [5]范曉琪:“馬國96議員支持慕尤丁任首相 人數超過安華”,《聯合早報》,2020年2月29日,https://www.zaobao.com/news/sea/story20200229-1032933。

        [6]“未說明確切時間·敦馬:將順利交棒安華”,星洲網,2019年5月9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51364.html。

        [7]“‘阿茲敏挺敦馬任滿屬個人意見’·安華:我跟隨希盟決定”,星洲網,2019年8月3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94331.html。

        [8]傅盛發:“敦馬應做滿一屆或2年交棒?砂希盟3盟黨不同調”,星洲網,2019年8月3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94012.html;“‘有助國家人民利益發展’·柔土團挺敦馬任滿”,星洲網,2019年8月3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94028.html;“祖萊達:體制完善交棒更易·‘敦馬應任滿一屆’”,星洲網,2019年8月3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94294.html;“Zuraida: Dr M should stay on as PM for a full term”,TheStar,Aug.4,2019,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8/04/zuraida-dr-m-should-stay-on-as-pm-for-a-full-term。

        [9]“24巫伊議員國會表態力挺馬哈迪做滿任期”,《聯合早報》,2019年10月25日,https://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politic/mypol/story20191025-999825。

        [10]蘇俊翔:“學者:希盟逼宮導致馬哈迪籌組新政府”,《聯合早報》,2020年2月24日,https://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politic/mypol/story20200224-1031465。

        [11]Zakiah Koya,“Dr M not ready to meet Muhyiddin yet”, The Star,Mar.12,2020,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12/dr-m-not-ready-to-meet-muhyiddin-yet。

        [12]蘇俊翔:“副主席卡立諾?。何捉y不滿新內閣未反映其在國盟實力”,《聯合早報》,2020年3月11日,https://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politic/mypol/story20200311-1036017。

        [13]TarrenceTan,“Several Umno leaders dissatisfied over Cabinet line-up”, The Star,Mar.12,2020,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12/several-umno-leaders-dissatisfied-over-cabinet-line-up#cxrecs_s。

        [14]“馬國延至5月召開國會 巫統:需時準備非怕反對黨提不信任動議”,《聯合早報》,2020年3月5日,https://www.zaobao.com/special/report/politic/mypol/story20200305-1034314。

        [15]“峇希盟促速表態‘拉昔應返希盟或辭職’”,星洲網,2020年3月10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31374.html。

        [16]Clarissa Chung,“Muhyiddin seeking to meet Dr M tounite party”,The Star,Mar.8,2020,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08/muhyiddin-seeking-to-meet-dr-m-to-unite-party#cxrecs_s。

        [17]“Dr M to consider meeting Muhyiddin”,TheStar,Mar.9,2020,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09/dr-m-to-consider-meeting-muhyiddin。

        [18]ZakiahKoya,“Dr M: Vote of no-confidence likely to fail, Najib thereal conspirator”,The Star,Mar.11,2020,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11/dr-m-vote-of-no-confidence-likely-to-fail-najib-the-real-conspirator。

        [19]Zakiah Koya,“Dr M not ready to meet Muhyiddin yet”,The Star,Mar.12,2020,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0/03/12/dr-m-not-ready-to-meet-muhyiddin-yet。

        [20]熊爭艷:“李克強在北京同馬來西亞副總理穆希丁舉行會談”,中國政府網,2011年4月19日,http://www.gov.cn/ldhd/2011-04/19/content_1848145.htm。

        [21]JerryChoong,“Muhyiddin too zips lips on ECRLstatus, says to avoid contradiction”,Malaymail,Jan.26,2019,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19/01/26/muhyiddin-too-zips-lips-on-ecrl-status-says-to-avoid-contradiction/1716726。

        [22]TehAthira Yusof, Arfa Yunus,“Muhyiddin: Ban on comic book due tocontent, not political sentiments”,New Straits Times,Oct.24,2019,https://www.nst.com.my/news/nation/2019/10/532812/muhyiddin-ban-comic-book-due-content-not-political-sentiments。

        [23]“Muhyiddin: US,China owe global responsibility to end trade dispute”,Malaymail,Sept.17,2019,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19/09/17/muhyiddin-us-china-owe-global-responsibility-to-end-trade-dispute/1791276。

        [24]“馬哈迪左右開弓批慕尤丁與安華”,《聯合早報》,2020年3月2日,https://www.zaobao.com/znews/sea/story20200302-1033403。


        原文發表于:《中國評論》2020年第5期


        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 彭念、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宋潤茜、中國南海研究院新聞編輯 王楷雯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