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斯里蘭卡再次成為大國爭奪焦點

        2020-04-07 16:58:22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2020年1月14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美國負責南亞與中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愛麗絲·威爾斯和日本國務大臣山本幸三同時到訪斯里蘭卡。中美俄日四國高官同時到訪在斯里蘭卡外交史上實屬罕見。雖可能只是“巧合”,但也足以反映出近年來斯里蘭卡不斷凸顯的地緣戰略重要性。就在幾天后的1月18日,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也匆忙訪斯。斯里蘭卡一時變得“炙手可熱”,已成為各國戰略利益交匯之地。


        各大國加大對斯投入


        印度洋是重要的能源和貿易通道,連接著世界經濟增長中心和能源資源中心,戰略地位重要。近幾年來,各大國對印度洋局勢的關注持續攀升,致力于提升本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在印度洋地區一家獨大,長期在該地區保持著強大軍事存在。近年來又通過軍援和軍售、反恐和打擊海盜、海上聯合軍演、深化經貿合作等方式積極拉攏印度洋沿岸國家和東南亞國家。特朗普執政后,美國重新調整區域安全部署,其“印太”戰略的持續推進加劇地區安全形勢的復雜深刻變化。對斯里蘭卡,美國也積極謀求與其建立牢固的伙伴關系。政治上,兩國高層接觸頻繁,并于2016年啟動美國—斯里蘭卡伙伴對話會。經濟上,作為斯最大出口市場,美國進一步加大對斯援助和進口。如2019年斯大選前夕,美國專門從事對外援助的國有公司千年挑戰公司(MCC)宣布將為斯提供4.8億美元贈款,以支持其經濟發展。軍事上,美國也動作頻頻,如2018年8月美國在向斯里蘭卡提供3900萬美元的軍事安全援助后,又贈送一艘漢密爾頓級巡邏艦。2019年6月以來,媒體披露美國擬與斯簽署《軍隊地位協議》(SOFA),在斯國內引發巨大爭議,有關“美國欲在斯里蘭卡建軍事基地”的傳聞甚囂塵上。


        作為地區強國,印度一直把南亞和印度洋地區當作本國“勢力范圍”和“后院”,將自己定位為地區的“凈安全提供者”。根據“東進、西出、南下”戰略,印度大力發展遠洋攻擊型海軍,希望能全面控制印度洋地區,建立對周邊國家的絕對軍事優勢,并阻止“域外大國”向印度洋擴展。近年來莫迪政府通過“鄰國優先”的外交政策和“地區同安共榮”理念一直致力于尋求與斯里蘭卡加強各方面合作。2019年11月29日,上任僅10天的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總統首訪印度。訪問期間,印度承諾將為斯提供四億美元信貸額度,以助力斯經濟發展;提供5000萬美元用于打擊恐怖主義;并計劃為斯里蘭卡建造六萬棟房屋和27所學校。2020年1月18日,印度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多瓦爾也到訪斯里蘭卡,向斯提供5000萬美元援助以購買國防設備,并尋求鞏固印度和斯里蘭卡在國家安全、情報共享、海上安全和海岸警衛隊方面的合作。2020年2月7日,斯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訪印,就貿易、國防和海上安全合作等問題與印度總理莫迪進行會談。兩國還通過“加勒對話”、雙邊國防對話和印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三邊海事安全機制等雙邊及多邊合作機制保持著密切聯系。


        日本一直是斯里蘭卡最大的援助國之一,也是斯主要貿易伙伴之一。近年來,日本持續加大在斯投入力度。2019年3月,日本國際協力機構決定為斯科倫坡輕軌運輸系統建設項目提供高達300億日元的官方發展援助貸款。2018年8月,日本向斯捐贈兩艘海岸警衛隊巡邏船,以加強兩國安全合作。


        冷戰結束以來,俄羅斯被認為處于印度洋地緣政治的邊緣地位,如今其也致力于重新進入這一區域,因而也在謀求提升與斯里蘭卡的關系。2020年1月14日拉夫羅夫訪斯時稱,俄將繼續為斯軍隊提供一切必要的武器和彈藥,以保障斯里蘭卡的安全。


        斯里蘭卡的選擇


        斯里蘭卡成為各方爭相拉攏的對象,主要原因在于斯特殊的地緣戰略位置和一些國家對“中國影響力在地區增長”的擔憂。斯擁有眾多天然良港,地理位置得天獨厚,俯瞰印度洋上多條主要航道,且與區域內若干戰略要地相距不遠,自古以來就有歐亞“海上十字路口”之稱,被譽為“印度洋上的明珠”。


        斯里蘭卡對本國戰略地位和印度洋地區發展對自身重要性的認知也不斷加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任總統時期(2005~2015年)就曾提出雄心勃勃的“馬欣達愿景”,希望利用戰略地緣優勢將斯建設為海事、航空、商業、能源、知識五大區域中心。2015年西里塞納當選總統后,致力于打造斯里蘭卡作為印度洋樞紐和通往南亞次大陸門戶的“雙重身份”,通過大國平衡外交最大限度發展與中國、日本和印度等國的關系,以加強和各大國的貿易與投資關系。但在外部挑戰和國內政治因素的雙重擠壓下,斯里蘭卡近幾年的經濟增速一直低于潛力。與此同時,持續擴張的財政赤字、龐大的債務存量以及不斷增加的償債壓力也拉低了其經濟發展速度。2019年斯經濟增速放緩至2.7%,為數十年來最低水平。2019年4月的大規??植酪u擊帶來的不安全感和持續不斷的經濟危機帶來的焦慮感使得新一屆政府致力于在確保國家安全的同時,進一步推進經濟改革。2019年底當選總統的戈塔巴雅也將繼續利用斯地緣位置和各大國的“青睞”,平衡各方影響,克服經濟危機,尋求將斯建成區域經濟中心。


        近年來,隨著大國對斯里蘭卡關注的增加,有關方對斯關系的“競爭性”也在增加。如印度就擔心中國與斯提升關系是在“針對印度”。但對斯里蘭卡來說,無論是中國、印度還是美國,都不是相互替代的選項,因而應同時與各國進行密切接觸,并積極尋求建立以規則為基礎的印度洋秩序來應對當前的大國競爭和區域挑戰。長期以來,斯里蘭卡致力于在外交關系中保持中間立場,避免與世界各大國發生任何沖突。戈塔巴雅總統在當選后就強調,斯里蘭卡不希望卷入任何“超級大國間的權力爭斗”。斯學者維迪亞提拉克也認為,在中美緊張局勢不斷升級的背景下,斯應與多方進行接觸,確保一個以規則為基礎、符合其利益的地區秩序。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新總統依然會在制定獨立外交政策路線的同時,認真對待各大國的戰略關切,以實現自身利益。目前來看,斯里蘭卡對其戰略環境和應做出的戰略抉擇都有著較為清晰的認識。


        在當前大國競爭加劇的形勢下,中斯關系遭遇復雜挑戰。不過,中斯友誼源遠流長,兩國長期保持良好互動,合作現實基礎扎實,作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拉賈帕克薩兄弟的重掌政權也使中斯關系前景可期,相信兩國關系在未來將不斷鞏固。


        原文發表于《世界知識》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王騰飛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