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中印應在緬甸找到“共贏之道”

        2020-02-04 20:44:15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時隔19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緬甸之行使得這兩個鄰國之間的關系得以進一步增強。兩國達成了包括皎漂港口開發項目和中緬經濟走廊建設在內的33項戰略合作協議。這使作為“一帶一路”倡議一部分的中緬經濟走廊得到更實質性的推進。


        就在中緬兩國為彼此“胞波”情誼慶賀之際,印度輿論中出現了一些“中國威脅論”的論調。部分印度媒體宣揚,中國通過中緬經濟走廊把地緣政治影響力擴展到印度洋,中國包圍印度的“珍珠鏈”戰略得以強化。


        甚至有印度媒體認為,緬甸是中國的下一個斯里蘭卡,中國的投資將使得緬甸陷入“債務陷阱”進而徹底倒向中國。


        這些老調重彈的媒體言論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印度對中國的不信任感。不可否認,中國加強與緬甸的關系,有維護中國周邊外交穩定大局的考量,也存在將中緬經濟走廊打造為“一帶一路”倡議旗艦項目的經濟利益。但是中國塑造印度洋“珍珠鏈”,打造“債務陷阱”來針對印度的觀點難免有些過甚其辭。


        首先,打造中緬經濟走廊是中國紓解“馬六甲”困局的關鍵之舉,其目的在于為中國貨物進出口、原油進口找到一個更加多元便捷的安全通道。當前,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對外貿易國和全球第一大原油進口國,2019年,中國全年進出口總額31.54萬億元人民幣,其中的70%需要通過馬六甲海峽。


        據中國海關最新數據統計,2019年中國原油進口量已達到5.06億噸,為全球第一大原油進口國,原油對外依存度高達72%,其中進口總量的70%要經過馬六甲海峽。因此,通過中緬鐵路、公路、原油管道以及港口基礎設施建設,中國西南地區將大大縮短至印度洋的時間,有助于加快中國西南地區的對外開放步伐,形成中國全方位對外開放的新格局。


        于中國而言,對自身發展問題的關注遠遠大于對在外部擴張的興趣,除了中國文化基因不擅長擴張,更重要的是中國更聚焦于自身國內的發展。對于一個具有14億人口的國家來說,解決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實現農民脫貧至關重要。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通過更活躍的對外貿易來實現國內穩定的就業和經濟的持續增長極其重要,14億人口的能源安全也非常重要。


        因此,中緬經濟走廊只是中國拓展對外貿易通道的方法之一,其目的是把不沿海、在中國處于相對貧困的西南地區加快納入世界經貿體系之中,加快中國西南地區的對外開放格局,形成中國全方位的對外開放局面。


        其次,在中國周邊外交中搞“對抗”和“威脅”不符合中國利益。在中國的外交布局中,周邊外交長期處于首要地位,因為中國需要和諧穩定的周邊環境來促進國內的發展。緬甸是中國的重要鄰國,印度也是中國的重要鄰邦,兩國在中國的周邊外交格局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


        隨著美國特朗普政府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并以建構印太戰略的地緣政治手段,試圖將印度納入美國遏制中國的伙伴關系體系之中,這為中國的周邊外交造成了較大的不確定性,中國的周邊外交面臨極大的壓力。


        在這種背景之下,穩定周邊,成為中國外交的重要任務,換言之,中美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的博弈壓力持續增強,中國與周邊鄰國搞對抗和中國的利益嚴重不符,無論緬甸還是印度,都是中國周邊外交中的重要國家,中國在面臨的地緣政治競爭不斷增強之際,在周邊結交更多朋友,應對美國戰略壓力帶來的不確定性,才是符合利益之舉。


        最后,中國增強與緬甸的互聯互通,實質上是為推進包括與印度在內的區域國家經貿合作進程。實際上,中緬經濟走廊是脫胎于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緬經濟走廊是在當前境況下,中國推進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的先期項目。


        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發軔于1999年孟中印緬四國在昆明舉辦的地區經濟合作論壇,該論壇簽署了《昆明倡議》,標志著孟中印緬地區經濟合作的開始。在隨后的十多年中,中印兩國學界、民間甚至地方政府都積極參與、討論、推動著該走廊的建設與發展。


        2013年5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印度,正式提出“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概念,該走廊正式上升為國家和區域間的合作倡議。該走廊建設在緬甸和孟加拉國都得到了積極的支持。但在錯誤認知下,印度極力夸大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地緣政治含義,導致該走廊推進困難。


        在這種背景之下,2017年11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問緬甸時,中方提議建設“人字型”中緬經濟走廊,得到了緬甸方面的積極回應。換而言之,中國在緬甸的基礎設施建設,其目的原本就需要與印度合作,進而打造中國西南地區經緬甸、孟加拉國最后聯通印度東北部的經濟走廊。


        實際上,早在2016年,印度便主動承諾幫助緬甸修建路橋,以加速與印度聯通的進程。與此同時,印度還拉泰國與其共同建設印度-緬甸-泰國三方高速公路。印度2016-2017財年預算創下了對緬甸發展援助的增幅之最,財政撥款從2013-2014財年的16.5億盧比增加到2016-2017財年的40億盧比。


        由此可見,中國建設中緬經濟走廊,加強中緬合作并無在印度洋地區打造珍珠鏈圍堵印度的意圖。相反,中印在緬甸具有巨大的合作空間。緬甸作為中國和印度的鄰國,是中國通往南亞的陸路通道樞紐,反之,印度施行東向行動政策,也必經緬甸,從地緣上來看,緬甸是中印加強合作的重要第三方市場。因此,兩國應該摒棄互不信任,弱化區域合作中的地緣政治色彩,在緬甸找到共贏的發展之道。


        原文首發于《聯合早報》


        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賀先青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