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新形勢下中印關系發展

        2019-09-24 10:57:39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隨著中美貿易沖突不斷升級,美國開始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在軍事與外交等領域全面發起圍堵。2019年6月1日美國正式發布首份《印太戰略報告》,明確將中國定義為“修正主義大國”,指責中國試圖以“推進軍事現代化、影響力行動和掠奪性經濟行為脅迫其他國家,重新塑造地區秩序”。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報告將印度視為印度洋地區首要合作伙伴,并強調兩國在各領域的合作基礎,對印度展現出極大的重視。美國升級貿易戰和這種拉攏地區國家遏制中國的做法,對當前中國經濟及周邊形勢發展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作為鄰國,印度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國家,近年來經濟發展表現突出,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一直保持在較高的水平,一度超過中國成為世界上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其GDP總量也已超過許多西方國家,排名第七,僅次于英國。無論是政治、經濟,還是軍事、文化方面,印度都占有絕對優勢,是南亞地區事實上的“霸主”。


        處理好與印度的關系,是中國持續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并成功突破美國戰略圍困所需要克服的一個重要課題。中國作為世界大國更不可能置中印關系于不顧,尤其是當前新形勢之下。


        兩國戰略競爭常態化


        幾十年來,中國并未把印度視作戰略對手或威脅,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是沒有給予它足夠重視,在一些領域如達賴喇嘛問題上,更多是將它當作一個“麻煩制造者”。中國希望能穩住印度,從而確保中國周邊安全環境,既不愿意刺激印度,更不愿看到它倒向其他國家來遏制中國。


        中國在對印關系中始終展現友好姿態,希望兩國能有更多的合作空間,從而實現互利共贏,但印度似乎并不這樣認為。自1962年兩國邊境沖突后,印度對中國一直極為敏感,除一直將中國視為其主要外部威脅和競爭對手,比如它開發核武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對焦中國。


        印度很多分析人士主觀地認為,即隨著中國實力的增長、“野心”的擴大以及海外投射能力的增強,中國越來越有能力直接沖擊印度在亞洲的地緣政治空間,對印度安全和利益的“威脅”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加劇。一些人認為中國在亞洲及其他地區戰略主導地位日益增強,代表著一股未知的力量,可能會阻礙印度的崛起和利益的實現。


        因此,印度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永遠不會幫助印度崛起為世界強國,尤其在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加入核供應國集團的問題上,反而會通過支持巴基斯坦來制約印度。這些人主張印度建立自己全方位的威懾能力,并加快國防力量現代化步伐,從而掌握戰略主動權。


        印度政府一直推行印度版“門羅主義”政策,試圖阻止外部勢力進入南亞。隨著“一帶一路”建設持續推進,印度認為中國積極經營與南亞國家的關系,并不斷加強在印度洋這一地區的存在,將改變該地區的地緣戰略格局,并威脅印度在南亞次大陸的霸主地位,削弱印度在印度洋的影響力。在這種心態支配之下的印度分析人士,越來越相信“珍珠鏈”戰略的存在,認為受到了事實上的戰略包圍。


        自莫迪執政,印度在開展對華接觸的同時,也積極推行并不斷強化“鄰國優先”政策,試圖說服斯里蘭卡等其他南亞國家,配合其減少中國在該地區的“存在”,以施壓手段要求其在與中國接觸時“考慮”印度的利益,尤其是安全“關切”。一些印度媒體越來越多地宣稱“一帶一路”建設正使這些小國陷入“債務陷阱”,試圖造成恐慌,抹黑中國形象,以此削弱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


        印度還不斷尋求與中國的鄰國建立密切關系,尤其是與日本,不斷加強其與東盟國家的互動,一定程度上介入南海問題,包括與越南合作在南海開發油氣資源,逐步向越南出售“布拉莫斯”導彈等武器裝備,與相關國家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等,以此來平衡和牽制中國在印度洋地區日益增長的活動。


        總的說來,未來中印之間的戰略競爭將持續存在,可能成為一種常態化趨勢。競爭與合作將相互交織,呈現一種復雜局面。如何在競爭和合作因素中保持平衡,將考驗兩國人民的智慧。


        合作潛力巨大


        盡管如此,在當前世界秩序動蕩不安,地區和國際形勢復雜變化的新形勢下,作為新興力量的中印兩國均面臨若干共同挑戰,也具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因此,兩國未來處理雙方關系時可望更加成熟理性。


        雖然所謂“印太戰略”可能有利于印度成為地區乃至世界強國,但特朗普政府的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也讓印度感到沮喪,認為其日益威脅到印度利益。面對特朗普政府的不確定性,很難想象印度會完全“押寶”美國。實際上,印度正在成為特朗普貿易戰的又一個目標。


        今年6月,美國取消了對印度的普惠制待遇(GSP),印度政府也隨即宣布對美國部分產品提高關稅,貿易摩擦成為兩國關系中的重大分歧。如此看來,顯然全球化和多邊主義更有利于印度的經濟崛起。在這種環境下,中印關系迎來新的機遇,兩國將有更大合作潛力,尤其是在經濟方面。


        中國已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印度也是中國在南亞最大貿易伙伴。據統計,中印雙邊貿易2018年超過950億美元,今年將超過1000億美元。不斷增長的經濟關系成為維持兩國戰略關系的支柱。在全球范圍內,中印兩國作為崛起中的發展中國家存在廣泛的共同利益。


        目前中印雙方都致力于尋求更公平的國際貿易條件,都希望在國際社會中擁有更大的話語權。盡管兩國對世界多極化有不同看法,但兩國都傾向于建立多極化的世界秩序。有分析認為,中美貿易沖突助推中印兩國關系持續走近,中國有可能將一部分本國生產轉移至印度。這種看法不無道理。


        在共同利益方面,印度和美國之間存在利益和意識形態的一致性,都是所謂的“民主”國家,都致力于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建立所謂“以自由和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均認為在安全和利益方面都面臨著來自中國的挑戰。


        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度的長期目標是一個多極化的亞洲乃至世界格局,而不是以印度為代價來鞏固延續美國的主導地位。莫迪執政之下的印度民族主義情緒高漲,追求“戰略自主”的想法不會減弱。因此,印美雖不斷走近,但走向結盟的可能性很小。中印關系依然大有可為。


        關系發展前景


        在當前中美經貿摩擦與地緣大博弈加劇的時代背景下,如何轉圜與印度、日本等重要“印太鄰國”的關系,成為中國外交工作的當務之急,也是中國扭轉當前不利形勢的關鍵。


        中印分別作為世界第二和第七大經濟體,兩國人口加起來有25億之多,占世界人口的近40%,在全球政治、經濟重心不斷從西方轉向東方的時代進程中,“亞洲世紀”的到來并非幻想。如果兩國能很好地進行合作,雙方不僅可從中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全球經濟也將受惠。作為維系雙邊政治關系的壓艙石,中印應繼續保持良好的經濟合作勢頭,從而彌合兩國分歧。


        中國和印度同為正在崛起中的新興大國,兩者存在競爭是為必然,但是當前兩國都需要一個更穩定的周邊環境來發展自身,如何處理好雙邊關系并管控好雙方分歧,已變得十分必要和緊迫。目前中印兩國發展狀況相似,均需要穩定的周邊環境,國際形勢的變革對于中印既是挑戰也是機遇。雙方理應攜手共進,應對挑戰,把握機遇,共同應對恐怖主義、能源安全、氣候變化等挑戰。


        2018年4月底,印度總理莫迪前往武漢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非正式會晤,對推動中印關系邁上新臺階發揮了重要作用。兩國關系明顯走出洞朗對峙以來的困境,使中印關系重新步入正軌并進入快速發展期。雙方已達成某種共識,認為在當前國際形勢深刻變革時期,穩定的中印關系對兩國和世界來說均意義非凡。中印之間需要達成諒解,繼續深化合作,實現互利共贏,實現各自民族的復興。處于上升發展階段的中印兩國,應該聯手推進國際秩序向公平、合理化的方向發展,謀求合作共贏。


        與此同時,也要明白中印關系的復雜性遠超預期,雙方分歧和不信任仍繼續存在,短期內也難以完全化解。將來,中國既要著力化解印度方面對中國在該地區活動的“誤解”,以及基于地緣政治想象對整個戰略形勢的“誤判”,全力謀求互利共贏,也要對印方的某些錯誤做法進行必要的制衡,全力避免雙邊關系滑上錯誤軌道。


        本文發表于《聯合早報》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王騰飛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