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阮富仲訪俄,有何看點?

        2018-09-10 17:46:48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應俄羅斯總統普京邀請,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率越南高級代表團自9月5日至8日對俄羅斯進行了為期4天的正式訪問。這是阮富仲在時隔4年之后再次訪俄,同時也是普京2018年連任總統后越共最高領導人的首度訪俄。此訪不乏看點,越方作何考量?訪問有無實質成果?國際社會對此普遍關注。


        越方高度重視此訪


        據觀察,在阮富仲出訪前,越南《人民報》社論文章將此訪定位為“越俄兩國關系的重要里程碑”。而從代表團主要成員構成看,陪同阮富仲出訪的包括2名中央政治局委員、1名中央書記處書記、8名中央委員等中央部委高官。具體為: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兼外交部長范平明;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經濟委員會主任阮文平;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阮文年;中央對外部部長黃平君,計劃投資部部長阮志勇,工貿部部長陳俊英,教育培訓部部長馮春雅,司法部部長黎成龍,河內市委副書記阮德鐘,國防部副部長閉春長上將,公安部副部長裴文南上將(以上各部委領導均為中央委員);總書記助理胡茂為以及越南駐俄大使吳德孟等黨政軍高官,陣容可謂強大,表明越方高度重視此訪。


        訪問行程緊湊


        據媒體報道,在不足4天的行程中(8日下午結束訪俄后,阮富仲已啟程訪問匈牙利),阮富仲一行先后訪問了莫斯科、索契市、卡盧加州三地,開展近20場外事活動,行程緊湊。其中較重要的有:9月5日,阮富仲在莫斯科與俄總理梅德韋杰夫會談,9月6日在索契市與普京會晤,雙方共同見證兩國政府及企業簽署相關合作協議。期間,阮富仲一行還分別會見了俄上院議長、國家杜馬主席,啟動越南在俄牛奶加工企業(True Milk)項目開工,參加越俄友好協會成立60周年紀念活動等。


        此訪有何看點


        當前,越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日趨緊密,俄美角力升級、越美俄“三角關系”微妙,阮富仲在此敏感時期再度訪俄,主要考量有三: 


        一是充分利用越南地緣戰略優勢,實現與俄“東向”政策對接,深化越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近年,俄明顯加快“向東轉”步伐以對沖西方制裁影響,尋求擴大與中國、日本、韓國以及越南等亞太國家的合作。越南作為俄在東南亞的傳統戰略伙伴以及美實施“印太戰略”的重要棋子,自然成為俄方加以爭取的戰略對象。而越南長期奉行大國平衡戰略,將俄視為首要優先伙伴之一。阮富仲本人在接受俄通社—塔斯社記者采訪時亦強調此訪“旨在全面、持續深化兩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鞏固雙邊政治互信,深化利益交融。


        二是尋求新的出口市場,補齊越俄經貿合作短板,提高越南抵御經濟風險能力。越俄以往雖強調經貿合作是兩國關系的重要支柱,但兩國經貿合作現狀并不盡如人意,僅以 2017年為例,雙邊貿易額僅約35億美元,占比不及越當年進出口總額的1%。與兩國“良好的政治關系”和發展潛能極不相稱。在當前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歐美貿易壁壘總體提高、中美貿易摩擦升級、越南難以 “置身度外”的情況下,阮富仲此訪意在尋求通過歐亞經濟聯盟擴寬其出口渠道(歐亞經濟聯盟是俄羅斯重點實施的一體化項目,越南2015年與歐亞經濟聯盟簽署自貿協定),探討越俄貨幣互換協議,以期擴大雙邊貿易規模,增強越南經濟實力。


        三是進一步促進越俄在能源開發、軍事技術、國防安全等傳統領域的合作,提高越國家綜合國力,通過利益捆綁,尋求俄在南海問題上為其背書。俄在南海有其戰略利益,長期發展與越經濟與安全關系有其考量,特別是南海油氣資源開發方面。但鑒于中俄關系的重要性,且中俄領導人會晤在即,俄方不會輕易改變其在南海問題上的政策立場,故此訪雙方不會過多公開涉及南海問題。此外,考慮到越國防部副部長、公安部副部長隨同出訪,故安全領域合作亦應是此訪議題之一。 


        訪問取得實質成果


        據公開報道,6日,越俄簽署了多達15項的合作文件,具體涉及通信安全、核能利用、文化旅游、油氣開發、金融、農業等合作領域;7日,越俄發表聯合聲明,聲明分“關于越俄關系、國際及地區問題、訪問總體評價”三大部分,具體條目多達39條,聲明所傳遞信息表明阮富仲“不虛此行”。


        一是兩國關系有望“更上一層樓”。兩國領導人均高度評價此訪。普京重申“俄始終將越視為俄在亞太地區頭等重要伙伴”,認為此訪是兩國關系的“重要里程碑”。阮富仲則強調“越南始終將俄視為最重要、最值得信賴的合作伙伴之一”,相信此訪將為兩國關系注入“發展新動力”。兩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加強高層交流互訪,多渠道開展政治磋商及戰略對話,進一步明確了合作大方向及實施路徑,共同致力推進越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


        是兩國經貿合作前景可期。雙方一致同意以越南與歐亞經濟聯盟自由貿易協定為平臺擴大雙邊貿易規模;提高越俄經貿科技合作委員會運作效果,加快推進有關經貿合作項目落實,明確兩國經濟優先合作方向,注重發展高科技項目;推動雙方在工業制造、電力、礦產資源開發加工、農業、通信以及都市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合作,簡化行政手續、取消技術壁壘、統一采用國際食品安全標準,重點擴大農、林、水產品進出口規模;逐步實現兩國金融與信貸領域合作多樣化,為兩國貨幣互換創造便利。


        三是傳統能源領域合作繼續得以鞏固加強。雙方將為兩國油氣企業在越俄拓展相關業務創造便利條件,擴大越俄在石油精煉化工、天然氣發電等具有潛能領域的合作;兩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在遵照國際法,特別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基礎上,在越南大陸架擴大石油勘探開采范圍,相互支持推進現有油氣資源合作項目實施;支持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參與越廣治省天然氣發電廠及平順省天然氣港口、發電廠建設項目;同意啟動越南核能科技中心項目,俄方將為越方和平利用原子能提供人才培養。

            

        四是兩國在雙邊、多邊與區域安全合作立場上趨于走近。兩國領導人強調須努力建設一個平等、不予分割,具有開放性、包容性和透明度的地區安全架構,反對一個國家以自身安全妨害他國安全,包括采取擴大地區及全球政治軍事同盟等作法;雙方強調邊界領土爭端以及亞太地區沖突應由相關各方在尊重國際法、特別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基礎上,通過和平方式解決,不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以維護地區和平、穩定和安全;越俄支持相關各方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并對各方盡早達成“南海行為準則”表示歡迎。此外,雙方還在多邊裁軍、軍備限制、信息安全、和平利用太空、打擊恐怖主義等傳統及非傳統安全問題上表達了相近立場。


        阮富仲訪俄之旅業已結束,越俄兩國高層最終達成諸多共識,訪問實質成果頗豐,普京總統亦應邀將于明年對越進行回訪,再加上2019年恰逢《越俄友好關系基本原則條約》簽署25周年,2020年越俄建交70周年,兩國關系有望再上新臺階。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馮學濤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