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南海油氣開發讓越南與日本抱得更緊了

        2018-08-08 21:13:27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據越南國家油氣集團網站及美國之音等外媒消息,7月31日,越南國家油氣集團與日本第二大石油公司出光興產株式會社(Idemitsu Kosan Co. Ltd)以及帝國石油公司(Teikoku Oil Co. Ltd)簽署合作協議,意欲聯合開發南海爭議區油氣資源。越南工商部副部長鄧皇安、越南外交部代表、越國油總經理阮武長山、越南天然氣總公司的有關領導以及日本公司代表共同出席了簽字儀式。


        image001.jpg

        越南日本油氣公司代表共同簽署相關合作協議


        越南重啟爭議區油氣勘探活動


        據悉,此次越國油與“金星—大月”油氣田(位于越單方劃定油氣區塊:05-1b、05-1c區塊)投資開發商簽訂了相關合作協議,具體包括越國油與“金星—大月”油氣田日方開發商簽署天然氣采購協議(GSPA);“金星—大月”油氣田開發商(包括日本兩家公司)與越天然氣總公司簽署油氣管道安全對接合同(TSA);以及越國油與越天然氣總公司簽署“金星—大月”油氣田項目的天然氣銷售合同(GSA)。


        該項目正式啟動于2016年8月,越南政府總理阮春福簽署了“1550/Q?-TTg”決定,核準“金星—大月”油氣田油氣儲量并據此作為開發依據;2017年12月,阮春福批準了關于越油氣發展計劃的“1996/Q?-TTg”號總理決定。根據該計劃,該油氣田預計將于2020年第三季度進行商業開采。該項目建成后將作為越“天鷹”至“大熊”油氣田天然氣輸送管道的中轉平臺。


        據路透社等外媒報道,2017年7月和今年3月,由于中方不斷向越方施壓,越方不得不中止與西班牙雷普索爾(Repsol)公司在上述爭議地區的油氣勘探活動。如今,越方重啟相關項目。而今年5月份,越南就與俄羅斯石油公司越南分公司(ROSNEFT)簽署了合作協議,以期開采位于我斷續線內的06-1油田區塊(越方單方劃定區塊)的油氣資源。


        日本再次染指南海油氣勘探活動


        根據合同約定,越日將共同開發“金星—大月”油氣田。該油氣田屬南昆山沉積盆地,位于越南頭頓東南300公里處,平均水深110-130米,地質條件較為復雜。參與該項目開發商出資占比如下:日本出光興產株式會社占比43.08%,日本帝國石油公司占比36.92%,越國油占比20%。


        1212.png

        越南在我斷續線內勘探示意圖


        值得關注的是,2015年10月,日本海洋掘削株式會社與俄國油簽署協議,共同為越南開發兩口油井,項目分別位于越單方劃定的南昆山沉積盆地06-1和05-3/11區塊。06-1區塊天然氣目前探明儲量約為690億立方米,05-3/11區塊天然氣探明儲量約為280億立方米。


        上述區塊位置靠近中國的萬安北-21區塊。早在1992年,中國政府就授權中海油與美國克里斯通公司合作勘探開發,但后來遭越南方面的阻撓,導致合同無法執行。不過,這個合同至今有效。


        越南意欲拉攏域外勢力為其背書


        在當前南海形勢降溫趨好,“南海行為準則”磋商步入正軌的形勢下,越南選擇在這個節點重新啟動爭議海域油氣資源開發項目,可謂用意深遠:


        一是伺機利用重大敏感時機以坐實單方開發事實。中國—東盟外長會8月2日剛剛閉幕并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單一磋商文本文案,越南“故伎重演”,意欲利用這個敏感時機重啟相關油氣田開發,其基本判斷是中方出于維護南海當前來之不易的穩定局勢,應該不會對其“偷采”行為采取實質性措施進行阻止,從而坐實單方油氣開發事實。


        二是通過拉攏日俄等介入南海油氣開發為其挑戰中國南海權益和主張背書。從越日、越俄簽署的相關合作協議來看,越南可謂下了“血本”。例如,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擁有06-1區塊油氣田35%的股權,擁有05-3/11區塊油氣田100%的控股權,同時在南昆山沉積盆地到越南海岸天然氣輸送管道項目上擁有近33%的股權。而在“金星—大月”油氣田項目中,日本兩家石油公司的投資占比高達80%,越國家油氣集團僅占20%。正是通過這樣的利益捆綁,越近年積極引入美國、英國、俄羅斯、印度、加拿大、日本等外國石油公司在南海爭議區大肆開采油氣資源,借重域外勢力增加與我較量籌碼。


        三是維持現有的油氣產量為其國民經濟輸血。有關資料顯示,越油氣收入約占其國家預算三分之一強。近年來,受南海局勢的持續緊張、越國內大力反貪(年初越國油腐敗窩案22名被告被判刑)和國際原油價格下滑等諸多因素的影響,越南的油氣開采量逐年下降,國家財政吃緊。根據越南政府7月29日公布的最新消息,越南今年頭7個月的原油產量較去年同比減少11.3%,為716萬噸。而越國油去年的生產目標是1300萬噸原油和110億立方米天然氣。在此背景下,該項目對越南而言極其重要。


        事實上,越南多年以來一直公開聯手外國石油公司共同開發南海地區石油資源,攪動南海渾水。中國外交部曾多次就有關問題回應指出“中國對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中國對有關國家在無爭議海域開展正當、合法的油氣合作不持異議。但若此類合作損害中方主權和權益,中國將堅決反對”。從長遠看,越日上述行徑不利于當前南海形勢的穩定,與中國、東盟各國穩步推進COC案文磋商的期待背道而馳,我應采取包括外交、經濟、海上行動等手段加以制止,切實捍衛我國南海權益不受侵害,維護南海和平穩定大局。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馮學濤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