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陳大光訪日:越日關系的現實與前瞻

        2018-06-01 22:56:44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29日開始對日本進行為期5天的國事訪問。這是陳大光擔任國家主席后的首度訪日。此訪恰逢越日兩國共同慶祝建交45周年,同時也是近年越日頻繁互動以及近期越共高層博弈異常復雜等背景下進行的一次元首級訪問。越日兩國愈走愈近,此訪背后有無玄機?越日關系未來作何走向?越國內外媒體對此高度關注。 


        越日關系歷史脈絡


        為更好解讀陳大光此訪,我們不妨簡單梳理下越日關系主要脈絡。越南(北越)、日本于1973年9月21日正式建交。建交以來,兩國關系主要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建交之初至1979年,兩國關系主要圍繞日本對越援助展開,1975年越南南北統一,兩國互設大使館,并簽署了日本以無償援助名義向越南支付139億日元戰爭賠償款的相關協議(折合4900萬美元,以當時匯率計算)。1977年日本推出旨在拓展其在東南亞影響力的“福田主義”,開始對越提供技術援助和無償援助,越日關系步入正軌。第二階段,1979—1992年,由于越南和蘇聯結盟并入侵柬埔寨,日本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聯手對越制裁,暫停對越援助,越日關系陷入低谷。第三階段,1992年至今,冷戰結束、柬埔寨問題解決,日本于1992年解除對越制裁、重啟對越援助并實現兩國關系正?;?,直至2009年兩國正式建立“致力于亞洲和平與繁榮的戰略伙伴關系”;2014年3月,兩國關系提升為“致力于亞洲和平與繁榮的縱深戰略伙伴關系”。另據越南外交部網站消息,日本還是首個接受越共中央總書記訪問(1995年)、與越南建立戰略伙伴關系(2009年)以及承認越南市場經濟地位的七國集團國家。


        訪問背景解讀


        首先,此訪系既定安排。今年是越日建交45周年,兩國計劃組織100場各類慶?;顒?。陳大光此訪為原定計劃安排之一,同時其也是年內首位訪日的外國元首。早前4月份,越南國防部長吳春歷訪日亦為慶祝建交。幾天來,陳大光先后謁見了日本天皇明仁,與日本首相安倍舉行會談,會晤日本共產黨主席、公明黨黨魁等政界人士,出席越南投資促進會以及越日大型經濟集團領導對話會等系列活動。越日雙方重點就進一步強化越日戰略伙伴關系,深化經濟融合,拓展防務安全、雙多邊外交協作等進行了直接對話。


        其次,越日關系如日中天。連日來,越、日媒體密集報道陳大光日本之行,先后登載了題為“越南是日本信任伙伴之一”“日本在越南的印記” “陳大光正式訪日:進一步促進越日縱深戰略伙伴關系”“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日本國賓”等系列文章進行造勢。這些報道較為全面展現了越日關系正呈現出全方位、深層次、戰略性的發展態勢。具體體現在:


        兩國政治互信提升、高層互訪頻繁。越日基于諸多共同戰略利益,近年高層交往甚密。據統計,建交以來日本首相先后10次訪越;越共中央總書記4次訪日,越南國家主席2次訪日,政府總理6次訪日、10次非正式訪日,國會主席2次訪日。僅以2017年為例,兩國高層去年實現了五次互訪。其中包括日本天皇明仁對越南的首次歷史性訪問,日本首相安倍更是兩度訪越。兩國高層上述“極度頻繁”接觸充分彰顯了“越日關系正處于歷史最好時期”。


        雙邊經貿合作勢頭迅猛。目前,日本是越南頭等重要經濟伙伴,也是越南第一大官方發展援助國、第二大外國直接投資國和第四大貿易伙伴。2017年,兩國雙邊貿易額為334億美元,日本對越投資總額高達91億美元。2018年前3個月,雙邊貿易達87億美元。截至2018年3月底,日本在越共有3693個外國直接投資(FDI)項目,協議投資總額近500億美元,在116個國家和地區中位居第二,目前共有2500家日本企業,其中大部分為日本各大企業集團在越投資經營。日本長期成為越南第一大官方發展援助國,1992至2017年間,日本承諾向越南提供了多達305億美元的官方發展援助資金。越南許多大型基建項目如河內內排T2國際航站樓、日新橋、胡志明地鐵、海云隧道、芹苴橋等均由日本援建。


        防務合作向傳統安全領域不斷拓展。一是防務安全合作機制不斷完善。2011年10月,時任越南國防部長馮光青訪日,兩國簽署《防務合作備忘錄》,開啟越日安全實質性合作進程。2015年,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訪日,雙方簽署了《加強海上安保機構間合作備忘錄》《加強聯合國維和合作備忘錄》兩大重要文件。迄今,越日已建立了“戰略伙伴關系對話”“防務政策對話”“安全事務對話”三大防務安全合作機制。二是防務安全合作更趨實質。近年,日本積極支持越南海上能力建設,并籍此強化介入南海事務。自2015年以來,日本已先后向越南漁監和海警提供了6艘二手巡邏艇。2017年1月,安倍訪越時又承諾再向越方提供6艘新建巡邏艇。除援助裝備外,日本為越提供軍事人員培訓,2012—2015年,日本連續在越南舉辦水下醫療培訓班,而該項目與越海軍潛艇保障息息相關。此外,越日在艦船互訪、聯合演習、情報分享等領域合作亦令人關注。2016年2月,日本海上自衛隊艦船及兩架P-3C巡邏機前往越南峴港參加兩國聯合軍演;2016年4月,日本驅逐艦訪問越南金蘭灣,實現了戰后首次???;同年12月,日本航空自衛隊訪越交流。日本還有意與越南簽署《秘密防務情報分享與保密協議》,以便其進一步向越南提供有關情報、出售先進軍事裝備等。


        民間交流日趨活躍。目前,兩國各地方之間已建立了37對國際友城關系。在日工作留學的越南人將近25萬人,在越工作生活的日本人也將近16000人。日本還是越南的第三大國外旅游市場(僅次于中國和韓國),同時日本也是越南游客鐘愛的旅游目的地。2017年近80萬日本游客赴越旅游,越南赴日游客達30萬人。此外,自2004年1月起,越南單方面為赴越旅游和工作的日本公民給予15天的免簽待遇,同年7月,越南為短期入境日本公民實行免簽。2005年3月,雙方還簽署了《關于外交、公務護照持有者互免簽證的協定(90天內)》。2014年9月后,日本開始放寬對越南游客發放簽證的限制。


        此訪玄機何在?


        當前,越國內政局正值多事之秋,前期曾經如火如荼的反腐勢頭略顯“偃息旗鼓”之勢,阮富仲本人似乎亦“騎虎難下”。在此背景下,陳大光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但卻堅持“抱恙”對日進行長達5天的國事訪問耐人尋味。因為在剛剛結束的越共十二屆七中全會上,越共中央政治局并未像外界所傳做出調整,包括陳大光本人一度被盛傳“將因病去職”。但陳大光在神秘“失蹤”一段時間后,不僅代表越共中央政治局全程主持了七中全會開幕式,近期還頻繁出鏡,先后接見了選民代表和參加胡志明誕辰128周年的紀念活動,25日還在國家主席府接受了NHK等日本媒體的集體采訪。此番其抱病訪日,或向外界證明自己“廉頗未老”,尚能勝任國家主席之重任,同時也對“其將被迫下臺”等負面消息予以回擊。


        越日關系將進入新的“蜜月期”


        綜合越、日媒體相關報道及解讀,越日關系未來有望在經貿融合、海上安全、雙多邊機制協作等方向取得重點突破:


        一是加快兩國經濟深度融合。未來雙方合作重點為:一是優先推動經濟對接,有效落實“越日經濟伙伴協定”(VJEPA),力爭實現2020年雙邊經貿投資額較2014年翻一番;以“越日聯合倡議”合作機制為依托,改善越國內投資環境,鼓勵日企加大在高科技、基礎設施建設、能源等領域的對越投資,向越轉移先進產能;二是日本繼續支持越南工業化。按照2013年雙方簽署的《越日合作2020以及2030愿景框架下的越南工業化戰略》決定,大力推動雙方在汽車配件、農業機械、農產品水產品加工機械、造船、電子、環境及清潔能源工業、輔助工業等領域合作;三是維持日本對越南官方發展援助,特別是對基礎設施建設、發展高質量人力資源、應對氣候變化、保護環境、提高經濟管理能力等領域的投資,幫助越南有效落實大規模項目,重組經濟體系結構和穩定增長。四是合作推進“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全面進步協定”( CPTPP協議)于2019年落地,并在“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框架下互相配合。五是依托“日越工業、貿易與能源合作委員會”等機制,加強雙方在能源、信息、現代農業等領域的產能合作,提升越南經濟競爭力。


        二是重點加強海上安全合作。近年來,越日在海上安全合作特別是南海問題上互相借重,不斷走近。陳大光在出訪前高度評價“日本為地區和平、穩定和發展發揮積極作用”,重申越日對“基于國際法并和平解決爭端,確保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持有共同立場。日本駐越大使則稱未來兩國可在海上執法合作、軍艦互訪、網絡安全等方面加強合作。31日,陳大光與安倍舉行會談并再就南海問題表態,雙方一致重申維護南海和平、安全和航行飛越自由的重要性,促進和平解決爭端,不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保持克制,避免損害信任的任何行為,嚴格遵守國際法,特別是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尊重外交及法理進程,全面履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早日達成實質有效及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南海行為準則”??梢灶A見,越日未來將在涉南海事務、提升越南海上能力建設、傳統及非傳統安全領域等方面加強合作。


        三是推動湄公河次區域互聯互通。2016年5月,日本外長岸田文雄稱將推進東盟地區、特別是湄公河次區域的互聯互通作為日本東盟政策的兩大重點之一,并且將越南等國家作為重點加緊游說。作為對日回饋,陳大光在此訪前表示,越南希望日本繼續將越視為“高質量基礎設施合作伙伴倡議”(投資總額2000億美元)和 “日本—湄公河連接倡議”(投資總額68億美元)的優先伙伴,進一步加強兩國具有需求和巨大潛能領域的合作。此外,雙方還將進一步加強在國防安全、醫療、教育、高科技、民間交往等方面的合作。


        四是加快雙多邊協作。越南將擔任東盟—日本關系協調員國(2018年8月至2021年8月),越日兩國將繼續在地區和國際論壇上,尤其是在東盟—日本合作框架內加大合作力度,互相支持對方參加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的競選(越南日前已被推舉為亞太地區2010—2021任期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唯一候選國),并在南海爭端、朝鮮半島無核化、印太戰略等重大問題上相互配合協作。


        陳大光訪日之旅已接近尾聲,雙方高層亦將最終達成了一些共識和成果,兩國縱深戰略伙伴關系有望再上新臺階。


        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馮學濤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