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84qy"></nav>
    <nav id="m84qy"></nav>
  • <u id="m84qy"><strong id="m84qy"></strong></u>
  •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所謂裁決損害南海和平與穩定

    2016-07-13 10:16:00       來源:光明日報

    菲律賓阿基諾三世政府單方面提起的所謂南海仲裁案實體問題裁決7月12日出籠。從程序上看,裁決為持續3年多的仲裁案畫上句號,但其所引發的一系列惡性溢出效應或將驅動南海局勢更加緊張??梢灶A見的是,美國、日本等國家必將利用所謂仲裁案裁決,或通過國際輿論造勢,或采取外交和軍事行動,施壓中國執行裁決,或抹黑中國不遵守國際法,以獲取地緣政治利益。未來,南海仲裁案作為國際法實踐中的一個惡例的負面影響亦將日漸顯現。

      

    南海仲裁案的公正性已經被證偽

      

    2013年1月22日,菲律賓無視中菲雙方通過談判和協商解決爭端的共識,單方面將中菲南海爭議提交臨時仲裁庭。那么,這樣做真的是破解南海僵局、解決南海問題的“藥方”嗎?事實證明,正好相反。從仲裁庭的組成及其對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的裁決、實體問題審理的過程來看,此案在程序正當性、證據采集公正性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簡稱《公約》)解釋適用性等方面均存在諸多漏洞,比如此案仲裁庭5位仲裁員中有4位由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定,5位仲裁員中有4位歐洲人,澳大利亞地理學家罔顧事實做出“南海的地物無一是島嶼”的不實證詞等。上述因素決定了仲裁庭合理充分尊重和保障中國的立場和權益幾無可能,南海仲裁案的公正性顯然已被證偽。同時,此案也表明,由于仲裁極易受到仲裁庭法官組成、作證證人不客觀的證詞等多個不可控變量的干擾,因此,將南海爭議提交仲裁必然難以得到妥善公正的解決。比較而言,可控性強、公平、平等的協商談判才是管控和解決南海爭議的最佳途徑。

      

    所謂裁決危及南海和平與穩定

      

    第一,南海仲裁案已對中菲兩國間互信基礎造成了沖擊。阿基諾三世政府提起仲裁的背信棄義之舉,致使中菲關系近年來持續處于緊張狀態,直接負面影響了兩國正常交流和往來。包括兩國的外交部門正式對話磋商機制已“停擺”三年有余,中菲經貿合作和民間交流互動也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倒退。

      

    第二,所謂裁決可能引發部分爭端國南海政策的調整,實施對南沙地區新一輪的侵權行為,南沙海域發生海上對峙和局部沖突的可能性陡增。不排除部分爭端國將所謂裁決當作“法律保護傘”,侵入南海斷續線實施侵占新的無人島礁,單方面開發油氣資源的行動,鼓動本國漁民全面侵漁,慫恿執法船只非法抓扣中國在南沙海域合法作業的漁民漁船等,這將極大提高南沙海域發生漁業糾紛、執法船對峙等海上沖突的可能性??梢哉f,正是臨時仲裁庭的不公正判決,將給本已持續升溫的南海局勢注入新的不穩定因素,加劇了南海沿岸國間的緊張關系。

      

    第三,仲裁案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簡稱《宣言》)的否定,進一步降低了部分東盟國家在南海開展海上合作的意愿。進入新世紀以來,地區秩序的調整與演變、地區間經濟發展的失衡和對海洋的過度開發,致使南海地區所面臨的海上跨國犯罪、海盜、恐怖主義、海洋環境污染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挑戰日益凸顯,亟須區域內國家開展有效的合作共同應對。而自2002年簽署《宣言》以來,中國與東盟國家在《宣言》框架下,積極開展海上合作,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對促進各方增信釋疑、穩定南海局勢發揮了重要而特殊的作用。歷經12次落實高官會,《宣言》已為各方搭建了磋商、制定、推進落實海上務實合作溝通與對話的主平臺。顯然,臨時仲裁庭對《宣言》作用的否定,將直接導致中國和東盟國家南海合作關系的嚴重倒退,從而影響地區的安全與可持續發展。

      

    第四,對南海地區安全機制的建構,特別是“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產生負面影響。近年來,變化迅速的南海安全形勢表明,當前南海地區的信任措施建立和危機管控,遠不能滿足現有南海區域安全治理的需要。為此,中國積極推動同東盟國家的“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并已經取得了包括“重要和復雜問題清單”和“‘準則’框架草案要素清單”等諸多積極成果。但是,倘若所謂裁決可以為菲律賓的侵權行為提供“法律掩護”,并給其帶來超預期的收益,或將刺激其他國家效仿,紛紛尋求通過提交仲裁的途徑,固化其侵權所得,而視“準則”為約束其非法侵權行為的絆腳石,降低其推動“準則”協商談判的意愿。

      

    第五,臨時仲裁庭裁決之后,南海軍事化或將愈演愈烈。美國為配合仲裁案管轄權裁決和實體問題裁決的出爐,頻繁派軍艦軍機對中國南海島礁及其附近海域進行抵近偵察,并拉攏誘壓盟國或伙伴在南海搞針對性極強的“聯合軍演”和“聯合巡航”,近期有愈演愈烈之勢。6月18日,美國海軍“斯坦尼斯號”和“里根號”航空母艦在菲律賓海上組成雙航母編隊并展開作戰演習,旨在“威懾”中國。6月22日,美海軍第三艦隊派遣三艘伯克級驅逐艦支援第七艦隊,正式進入南海開展軍事偵察活動。未來一段時期,美國或借支持所謂裁決之名,加快加大對南海地區的軍事力量調配和部署,擴大軍事活動的范圍和頻次。

      

    南海仲裁案以及由此引發的惡意炒作和政治操弄,將南海問題帶入了一個加劇緊張對抗的危險境地,完全不符合中菲兩國、地區國家和整個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上述五種危險若不加管控,勢必影響南海地區的和平穩定。操控南海仲裁案的域外大國及其跟隨者的惡意炒作和政治操弄應止步于此。南海問題相關各方相向而行,恢復協商對話,才是解決領土爭議和維護地區和平的正確軌道。而抱守霸權思維、加劇地區緊張、漁利一己之私,只會危害地區和平與穩定,禍及整個國際社會。

      

    (林勇新,作者系中國南海研究院海上絲綢之路研究所副所長)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