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中心

        朱鋒:"對華戰略競爭"已適得其反

        2021-09-24 09:39:43       來源:環球時報

        拜登政府上臺以來,美國外交政策問題頻出。曾擔任過美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和8年副總統的拜登,被認為是外交事務老手,美國現任國會議員更是沒有比他訪問中國次數更多的了。拜登擔任總統初期信誓旦旦地表示作為世界領袖的“美國回來了”。但近來無論是在對歐關系、對華關系上,還是對俄關系上,連歐洲盟友都在問“美國真的回來了”嗎?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拜登 資料圖


        外交掙扎


        拜登政府作為民主黨政府,上任伊始想要全力拉開和特朗普政府的差距,彌補特朗普執政四年給美國的國際聲譽和同盟關系帶來的損害。為此,拜登強調推行以同盟國關系為中心的外交,恢復美國作為“世界領袖”的全球事務參與和領導地位,將國家安全戰略的矛頭繼續對準中俄,想要在穩定美國國際形象和外交利益的基礎上,執行“為美國中產階級服務”的外交政策,集中精力推進國內“再工業化”進程來重振美國的制造業、基礎設施改造和新能源發展,為美國社會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說白了,這樣的外交政策設計,就是想要在安全、經濟和國際影響力三個領域同時發力。讓21世紀今天的美國能夠重復上世紀80年代里根政府的執政業績,既控制和化解了美國不斷高升的通貨膨脹,實現產業結構的轉型,又能對蘇聯這樣的首要競爭對手進行有效應對,通過美蘇“中導條約”簽署、柏林墻的倒塌等行動,讓美國贏得冷戰。


        拜登政府上臺后,其“里根政府第二”的雄心壯志隨處可見。既要通過大規模財政擴張進行高力度的疫情失業救濟、產業補貼、減免長期拖欠的學費貸款以及兒童保險信用,又在對外關系上盛氣凌人地宣布當前世界的主要競爭就是美西方民主國家與中俄為代表的“專制勢力”之間的競爭;既要通過“四方機制”擴大所謂盟友與伙伴之間的產業鏈調整與合作,又要將國家安全戰略的打擊矛頭全面指向中國。結果是,連歐盟的智庫和外交問題專家都認為,拜登的外交政策關鍵詞只有“中國”。


        但中國是誰?中國依然是拜登不愿意放棄對華貿易戰中的美國最大貿易伙伴和進口商品來源。2021年1-8月,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增加了40%。中國是拜登政府想要力推的全球二氧化碳減排最大合作對象,中國更是拜登政府想要實現疫情沖擊下美國和世界穩定發展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但拜登政府對這些視而不見,在印太地區一味打壓和妖魔化中國。為了延續特朗普政府“國家中心主義”的安全戰略,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設計自命不凡,這就是打壓中國的同時又要求中國合作。然而,這樣的政策不僅中國決不接受,而且反噬效應出現得比想象中還要快。


        美英澳協議


        阿富汗戰爭的現有結局已經沉重打擊了美國的國際形象,拜登政府從這一低谷中還沒有走出來,美英澳三國核潛艇建設協議又一度讓法國怒發沖冠,歐洲媒體認為拜登政府推行的對歐政策和特朗普幾乎沒有區別。


        對于美英澳三國核潛艇協議,華盛頓的目標就是要將“新冷戰”帶回到亞太地區,不惜冒著加劇地區核擴散和安全對立風險。根據美國政府公布的檔案文件,從上世紀50年代初開始,美國為了在歐洲與蘇聯進行冷戰就曾不斷地向英國和法國提供核武器技術;現在美國向亞太地區盟友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這樣做,無疑是想重新撿起和使用美國心目中曾經擊倒蘇聯的“冷戰遺產”。


        拜登政府的做法,已引起國際社會的嚴重不安。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公開警告美國不要挑起新冷戰,“新冷戰”是對國際社會的重大災難。之后拜登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時,知道自己必須對這一國際安全重大安全焦慮做出回應。他表示,美國不想要引發“新冷戰”,只是想要動用自己的實力和意志在戰略競爭中展開“無情外交”。對于拜登的這一解釋,中國人恐怕只能聽聽罷了。


        人民的利益


        美國今天的國內政治與社會分裂是空前的,其民主體制也在面臨美國歷史上罕見的威脅。


        今年6月,國土安全部發表的報告明確提出,美國國家安全當前面臨的主要威脅是國內的白人極端主義以及由此可能造成的暴力沖突。9月20日,美國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同樣表示,美國當前最迫切的安全挑戰是國內極端主義勢力正在造成暴力沖突。再加上今天美國疫情依然居高不下的窘境。面對拜登本人在內政外交各種壓力下的疲軟身態,美國媒體已經開始提出,上臺還不到10個月的拜登政府恐怕已開始提前進入“執政失敗期”。


        美國民意更是認為,美國沒有必要更多地卷入海外反恐行動和軍事沖突。美國CBS新聞與YouGov民調公司近期舉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5%的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應該減少包括以反恐為名的海外軍事干預。面對這樣的民意和美國現在的國情,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應進入新的反思和評估階段。簡單地把“對華戰略競爭”視為首要目標,欲借此重振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和保障美國的勢力優勢,事實上已適得其反。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不久前中肯地指出,大國對抗這一概念不足以讓美國警惕當前面臨的新型威脅。


        美國與中國的競爭需要的是“合作性競爭”。希望拜登政府能謹記中國領導人所說:中美關系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作者是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執行院長、教授)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