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hlxn"></em>

<address id="zhlxn"><form id="zhlxn"></form></address>

    <noframes id="zhlxn"><address id="zhlxn"></address>

        <address id="zhlxn"><listing id="zhlx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hlxn">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中心

        丁鐸:推動中菲海上執法合作向更深層次發展

        2021-08-29 07:19:48       來源:觀察者網

        5年前,在習近平主席和杜特爾特總統的見證下,《中國海警局和菲律賓海岸警衛隊關于建立海警海上合作聯合委員會的諒解備忘錄》在北京簽署。2017年2月,中菲海警海上合作聯合委員會正式成立。此后,中菲海上執法合作不斷取得實際成效,在優化南海功能性合作、增進中菲政治互信和推動區域海洋治理上發揮了積極作用。


        近年來,中菲在海警海上合作聯委會框架下,建立、完善海上執法熱線溝通機制,開展專題研討、信息交流、能力建設、人員培訓等多種形式的務實合作,組織海上執法船只互訪和聯合演練。雙方海上執法機構還作為成員單位,參與中菲南海問題雙邊磋商。在已經取得的諸多成果中,不乏可視化程度高、實際效果好、示范作用強的合作項目。


        2017年5月,中國海警局在浙江寧波主辦菲律賓海岸警衛隊青年警官培訓班及中菲海警海上執法研討會,實現雙方務實合作的良好開局。2017年11月,菲律賓海警代司令加西亞率代表團訪華,并赴福建廈門參觀訪問。2019年7月,中國海警赴菲律賓參加防治海洋污染演練,在實務層面進行專業交流。2020年1月,中國海警5204艦對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這是中國海警艦艇首次訪菲,期間雙方還進行了海上聯合搜救及滅火演練。


        2020年1月,中國海警5204艦對菲律賓進行友好訪問,這是中國海警艦艇首次訪菲。圖自新華網


        當前,中菲海上執法合作的形式已經涵蓋聯絡溝通、專題研討、人員交流、艦船互訪,內容以信息交流、專家磋商、經驗分享為主。整體上看,中菲海上執法合作仍處于初級階段,同中國與部分周邊國家開展的相對成熟的海上執法雙邊合作相比仍有提升空間。例如,根據《中韓漁業協定》,中韓海上執法部門參加兩國間的漁業委員會機制,輪流舉辦執法會談,進行聯合巡航和公務員互換乘船等合作。中越兩國除根據《北部灣漁業合作協定》開展漁業執法合作、組織共同漁區聯檢外,還就海上搜救協作、增加北部灣的聯合巡航頻次等達成共識。


        需要指出的是,中韓兩國的海上執法合作是在兩國間海洋劃界爭議沒有解決的情況下以爭議解決前的臨時安排的形式開展的,中越在北部灣的海上執法合作是在兩國完成北部灣劃界并對漁業問題作出妥善安排的情況下推進的。這兩種海上執法合作在國際法上的性質有所不同,中菲海上執法合作不可能簡單套用中韓、中越之間的合作模式,但這些國際實踐可以從不同側面為中菲繼續深化海上執法合作提供有益的參考和借鑒。


        海上執法國際合作是區域和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議題,中菲之間的海上執法合作是南海沿岸國之間開展海洋功能性合作的有機組成部分。展望未來,雙方繼續深化海上執法合作有著廣闊空間。菲律賓應與中國相向而行,在已經取得的積極成果的基礎上,繼續推動海上執法合作取得新的進展。


        第一,從加深了解、增進互信、積累共識的高度看待和推動海上執法合作。中菲兩國圍繞南沙群島部分島礁存在領土主權爭議,在南海部分海域還存在海域劃界爭議,這些爭議問題在短期內難以解決。海上執法本身雖然帶有“國家政治行為”的色彩,但海上執法的國際合作卻是以向雙方乃至向國際社會提供涉海公共產品為主要目標的。從這個意義上講,爭議問題不應成為雙方深化海上執法合作的“攔路虎”,海上執法合作也應當為維持穩定、有序的海上秩序提供“正能量”。


        第二,排除干擾,把握正確方向,確保中菲海上執法合作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在眾多國際實踐中,但凡取得實質效果的海上執法合作,無一不是有關國家長期積累和持續經營的結果,這也是由海上執法的專業性所決定的。過去幾年,杜特爾特總統在中菲關系和南海問題上采取理性務實的政策,這為雙方淡化分歧、推動合作創造了有利條件,未來更應當避免“開倒車”“走回頭路”。


        第三,爭取在海上執法專門事項上的雙邊合作實現突破。中菲可結合南海海洋治理的主要議題,在對執法能力、現實需求和目標緊迫性進行充分評估的基礎上,考慮在預防海洋油污、養護珍稀物種等方面深化海上執法合作,使之成為沿岸國海洋功能性合作的示范項目。在這一過程中,也需要注意避免海上執法議題成為域外國家介入南海事務、挑撥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關系的地緣政治工具。(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與政策研究所副所長)


        国产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